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之我就是豪门〗第83部分

,内部觥筹交错,满眼陈铺的水晶晃得人眼花缭乱。
  酒会请来的是以外国人居多,大多是政商要员,因此黑发黑眸再加上一身男装打扮的凌霄混在其中,便显得尤为突兀。
  所以刚一进去,段怡敏便看到了她。
  “煊煊”段誉的母亲微微和对面谈话的女人道了个歉,而后迅速走到了两人身前,这时候见到她,不是不意外的。
  “你这个傻孩子。”她轻轻拍了下凌霄的肩头,声音也低了下去,一只手抓上凌霄的,“又何必让自己更难受。”
  “没关系的阿姨,我就是来看看,您放心,我不会闹出什么事的。”
  “你个傻孩子……你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我问阿誉他也不说,只能看着他一个人难受,有什么你们不能好好说开非要变成这个样子……”段怡敏一听她这么说,心里又跟着叹了口气,凌霄本就是自己内定了的媳妇,现在两人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又如何能不感慨。
  凌霄淡淡笑笑,以极微小的角度别过头去,似是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
  “……煊煊,要不你看杨康怎么样?”段怡敏拉着她的手却是不舍的放开,正巧瞥见自己的大儿子,忙舞动了个手势示意他过来,而后立马变换了话题开始给凌霄推销,“你们也该见过几次,阿康就是不大爱说话,可是我跟你保证,他绝对不是面瘫哦……”
  杨康刚过来便听到自家母亲这样一番话,好像自己是处理不出去的反季品,打了折还要买一送一,顿时满头黑线。
  “妈……刚才爷爷还找你呢。”
  “哦,那我先过去一趟,煊煊,他只是害羞,其实人挺好相处的……”还没说完便被杨康推着走了出去。
  “她她她……”Down差点儿没维持住自己的绅士风度,“她难道这么久就没看到我其实一直站在你身边?”
  凌霄对他曲折而艰辛的感情路报以同情的一笑,一扭头,便又撞进了杨康的眼睛里。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错身而过。
  包杂了各种情绪与信息的目光相会,除了当事人自己,甚至再没有人注意到。
  场中觥筹依旧,凌霄环视整个会场,别看现在还是一派平和,今天晚上,晚会结束之后,这里很可能会成为一片修罗场。而楼上那些隐蔽的角落,现在又藏了多少狙击手?
  越是上流的社会,越是能包藏龌龊。
  Down似是非常有名,段怡敏一离开便开始有人不断上来搭讪,多是年轻的女孩子,无疑,他这个年纪显然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带凌霄进来,其实他的使命便已经完成,但出于责任,Down依旧时时照顾着她,凌霄报以感激的一笑,目光最后落在了全场焦点之上。
  自然是即将成为杨家二公子的梁家大小姐梁莘。
  今晚她特意穿了一身明红,褶皱从腰间开始宣泄而下,水晶灯光里,满身钻石熠熠,华贵至极。以她为中心显然是个千金的小团体,她们每说一句话便会看向凌霄这边,然后快乐的掩嘴大笑,好像凌霄的存在真是个笑话一般。
  “还好吧。”段兴言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凌霄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忙回过头去,他正好弯腰凑过来,这么一来,凌霄的唇角便擦过了他的鼻尖。
  凌霄怔地忙往后退了半步,表情云里雾里怔悚不定。
  段兴言替她正了正衬衣的领子,动作亲昵而自然,一点儿也不像是马上就要跟别人订婚的人。他今天的整套西装都是纯白的,看起来更像是个干净而听话的少年,睫毛垂下去的时候,便能偷走人的思绪。
  凌霄被他这么一弄,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忙下意识地打开他的手,又倒退了一步。
  “你来这儿干什么?”
  “找你啊。”段兴言眨眨眼,并不介意周围不断投来的目光。
  “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凌霄再次后退。
  段兴言上前逼进一步,“可是你前天晚上的行为告诉我我们不可能没关系。”
  两人正站在角落的位置,旁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于是从别人的角度看起来,就像是段兴言在质问而凌霄在躲闪一般,于是联想到传闻,便都溢出一两点了然的笑容来。
  又是一出经常会遇见的豪门狗血剧,男方忘恩负义,女子痴情追逐,于是在订婚宴现场出现,被男人发现指责并警告不许捣乱云云……不得不说,这帮人都有编偶像剧的潜质。
  梁莘的笑容便又更明媚了两分。
  “煊煊,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如果你现在要离开还来得及,我立马派段一送你回去。”
  凌霄仰起头直视他,一字一字蹦出来,“你休想……”
  “那好,既然这样,”他猛地一把抓住她的手,狠狠包紧,眼中终于出现了平日里从未有过的决绝,就像是终于想通然后豁出去一般,“那我们就一起面对,不分谁先谁后,要死也死在一起……我不会再给你任何处理后事的机会了……”
  “煊煊,我今晚真的会死。”
  因为他最后一句话,凌霄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
  “可是我不会陪你一块儿死了……”她用力想甩开他的手,却依旧被他死死钳住,最后只得别开脸不去看他,声音重新恢复冷静。“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之所以过来,就是为了看个结局,无论你怎么样,都再和我没有一点儿关系。所以你也别再说什么死啊活的,话我前天晚上已经说得够清楚,段先生,大家都在看着,您还是放开手吧。”
  段兴言嘴里开始发苦
  早知道会闹成这样,当初还执意分得哪门子手?凌霄的安全他非但无法保证,便是哪怕成功了,自己的路貌似也不好走了似乎只要涉及到她,他的计划总会出现偏差。
  正文 vip卷 289
  梁莘显然是极聪明的,在这种时候,面对不远处两人的‘拉拉扯扯’,她并没有沉不住气似的上前耀武扬威,她不是胸大无脑的豪门千金,面对各种得失,她比谁算的都要明白。
  哪怕凌霄赢了一百次又能如何,自己看的只是结果,谁能笑到最后,而现在,这个优秀迷人的男子是自己的,这够了。
  因此她依旧站在自己的圈子里,无论她人如何挑拨,依旧是一动不动,虽然不断瞟着两人所在的地方,但那种像是正妻看小三一般包容而不屑的眼神,却更是让大家认为,凌霄的存在,简直是个笑话。
  “诸位——”
  明显被拉长的声线,杨震中拍着手示意场中安静下来,这才带着一脸长辈的标准笑意继续往下说,“先生们女士们,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孙子和梁家小姐的订婚典礼……”他身边还站了一对保养得体的中年夫妇,脸上挂着相同的欣慰笑容,显然是梁莘的父母。
  杨震中往下扫了一圈,梁莘被看到之后立即脱离了她小姐妹,提起裙摆便在众人的目光下漫步走上前台,她是优雅而得体的,常年沉积的贵族式笑容简直无懈可击,在自信而明亮的笑容里,接受都有人的注目。
  羡慕的嫉妒的甚至看笑话的,但她依旧是主角。
  杨震中的视线却没有因此而停下,在绕过一整圈之后,他的目光终于停在了段誉和凌霄二人身上,带着扎人的锐利。显然自凌霄进入会场便有人报给了他,而他也默许了这种‘疏漏’,现在,他睥睨似的看着两人,等待段誉和梁莘一样,走到他身边。
  所有人的视线也随着他的,停在了这两个人身上。
  “你上去吧。”凌霄后退了半步,冲杨震中举了举杯,看上去很是无所谓。
  “我为什么要上去?”
  “你是白痴吗?”凌霄的语气甚至不带一分善意,“你自己折腾出来的订婚典礼不去参加,又要我给你背什么黑锅?上去吧,你未婚妻还在等你。”
  段誉并没有急着回答她,只是用动作表达了他自己的选择。他上前一步,抓住了凌霄的手,然后看向杨震中。
  平静无波的目光,无声无息的挑衅。
  杨震中目光沉了沉,再次施恩一般又给了他一次机会,“阿誉,到爷爷身边来。”
  场中说的始终是英文,他的发音似是比汉语更为流畅,也更具威严。
  段誉握着凌霄的手又紧了紧,却依旧没有动。
  凌霄这会儿是真的搞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了,见大家都在看这里,忙向后抽了抽自己的手,却无法动弹一下。忙低头用中文低声警告他,“你这是做什么?明明前天说好的,万一计划再被打乱,你让别人怎么做?知道可能丢了多少人命吗?拜托你不要任性好不好”
  “我知道,”段誉直接又覆上一只手,神色淡淡的,“可是你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让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受委屈。”
  说着一用力便把凌霄拉进了自己怀里,低头便覆上了她的唇。
  四周的吸气声一时间此起彼伏。
  杨震中眼中闪过极度的危险,梁莘脸上的笑已经快要挂不住了,而她的父母,更是满面怒气。
  凌霄使劲儿在他唇上一咬,然后借力推开了他,自己拿袖子狠狠擦着嘴角,就差没把段誉瞪出个窟窿来。
  “你疯了”
  段誉面部渐渐画出巨大的满足。
  “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吻你,感觉依旧很棒。”顾不得自己的破皮的嘴唇还在流血,他再次上前一步把她搂进怀里,然后低声不断呢喃,“我是真的很爱你,很爱你……”
  凌霄像是被施了法术,全身僵硬再也动弹不得。
  “总所周知,阿誉和凌小姐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既然凌小姐还没来这种上流社会的酒会玩过,阿誉自然是要好好陪着。”梁莘见气氛一时陷入尴尬,忙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未放在身上。
  她这么一说底下的人则集体恍然大悟状,也都收回了各自太过露骨的八卦神情,好像是真的信了她这套说辞。
  杨震中脸上的笑又再次回归。
  “今天是阿誉和梁莘的订婚典礼,自然不该让某些意外破坏了大家的心情,”他拍拍手,佣人便推了车极大的四层蛋糕出来,四处皆洋溢起甜腻的奶油香。
  切蛋糕的人由此变成了杨震中和梁莘这对不伦不类的组合,刻意挂在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真实。
  “这下好了?你满意了?”见大家的视线重新被吸引回去,凌霄讥讽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位男主角,却是真的不明白他到底想怎么做了。
  “你放心,他总会有说辞转回去,你怎么做说不定反而帮了他的忙,我了解他,他太多疑了,如果万事顺利他反倒会增加警觉。”
  凌霄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重新把目光定格在那个蛋糕上,却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
  蛋糕很快便被分完,大家象征性的吃了两口便放在一边,见杨震中依旧还站着原地,神情肃穆,便知道他在舞会开始之前,应该还有话要说。
  果然,没一会儿杨震中便示意将厅中全部灯光大开。
  璀璨的灯火照亮了厅中每一处阴暗,也让一切变得更加透明化。
  “这次请大家过来,一是宣布阿誉订婚的消息,第二就是杨家的继承权……”
  果然,在他这句话说出之后,厅里再也没有了哪怕一点儿细碎的声响。人们完全抬起了头,视线灼灼的全部看向了不远处站着台下的杨康。
  “我在这儿,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从今天开始,如果阿誉接受我为他选择的妻子,”他拉着梁莘的手上前一步,目光锐利的看向段誉的方向,语气平稳,就像能掌控一切,“那么杨家的全部财产便是他的——”
  下面哄得一声,完全炸开了锅。
  段誉手中的酒杯砰的掉在了地上被砸得粉碎,睁大的眼睛完全的暴露了他瞳孔里的不可思议。
  而杨康,面上则在一瞬间化为惨白。
  “如果他依旧选择别人,”杨震中的目光再次落到凌霄身上,像是看着蝼蚁一般悲天悯人,“那么从今天开始,他将会被杨家完全除名,自此以后再也不是我杨震中的孙子,杨家的任何财产,都再和他没有一分钱关系”
  气氛再一次因为他的话而完全绷紧。
  就再大家全部看向段誉,凌霄下意识握上他的手等待他回答的时候,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忽然打破了这种寂静
  “那么我呢?”
  杨康低沉却带着稍许波动的声线像一柄利剑穿透整个大厅。
  他上前走了一步,握紧的双手在不断微微发抖,声音也变得嘶哑了许多,“那爷爷……我,呢?”
  “你?”杨震中脸上的激动便成了讽刺与深深的无奈,他叹了口气,声音也跟着放缓,“阿康,是爷爷的错,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并不是我的孙子。”
  你不是我的孙子
  无疑是当空一击,杨康高大的身形下意识地便晃了下,脸色又跟着白了三分,再无一丝血气。小高急忙上前要去扶他,却被踉跄的杨康一把推开。
  从凌霄的角度看去,这个一直以来的天之骄子此时就像是被掏空了一般。
  “这不可能”段怡敏噌得便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杨康,用一个母亲对儿子的信任与坚定看着自己的公公,一字一顿,“阿康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母亲,我比谁都要肯定”
  “小敏”杨震中脸一下子黑了,迅速呵斥,“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杨康确实不是你的儿子、我的孙子……”他的语气再次放柔,轻声劝戒她,“我的孙子刚出生便死了,当时阿海怕你难过,便和我商量从别处抱来个孩子。这么多年我也是把他当孙子在养,可是我杨家唯一的骨肉却一直都只有阿誉一个,所以从他小时候开始,我便把杨康作为磨砺他的对手,现在你看见了,阿誉很优秀,小敏,你该高兴才是……”
  段怡敏几近崩溃,没等他说完便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大片眼泪顺着脸颊潺潺而下,不断在摇头,“我不相信,阿康和阿誉都是我的孩子,我不管,他们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我从小一点点儿养大的儿子”
  杨震中弹了下自己的指尖,钟叔走下台把手中的材料递给段怡敏,“夫人,这是大少爷的DNA鉴定,您可以看看……”
  周围的人完全被这出闹剧弄得云里雾里,但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原来他们一直视为杨家继承人的大少爷只是个踏脚石,而一直不被重视的次子才是真太子段怡敏拿起那份材料看也没看直接撕得粉碎,此时更是双目赤红,抬眼便看向前来参加宴会的所有人,像是疯了一般,“滚你们都走阿康是我的儿子,他是我儿子”
  “今天小敏的情绪可能有些失控,”杨震中淡淡扫了她一眼便示意保镖将她架开,自己圆场,“既然这样,该宣布的也宣布了,至于阿誉,我再给你一个晚上的思考时间,到底要怎么样就看你的选择……很高兴今天大家过来参加酒会,接下来是我们的家务事……”
  他这么一说剩下的便也听出了逐客令的意思,开始纷纷告退,一个比一个走得急,便是连梁家也没有再剩人。
  会场很快便只剩下了杨家一行,再者就是多余出来的凌霄。
  大门被关上,一盏水晶吊灯砰的就炸裂开来。
  正文 新书推荐
  《异世草木师》
  简介:
  辱我者,一剑当屠
  欺我者,虽远必诛
  敬我者,恒敬不疏
  亲我着,倾生而护
  借助草木生长之势,操纵万物盛损荣枯
  虽是萧家魔武不能的废物,但若敢惹我,就要有被秒杀的觉悟(乃们要相信,真的不是随身空间种花种草的文,只不过最近不是流行酱紫的题目么…咳咳~)
  求各种支持,收藏、推荐票……捂脸…
  正文 vip卷 290
  虽然被消了音,但在场的所有人瞬间就辨别出了这道枪声。
  “杨康你疯了”杨震中忽然冲场中依旧僵直站立的杨康大吼,与此同时自己身后出现了一排拿枪的保镖,全部瞄准了台下的男人。
  “你当了我这么多年孙子,我不会不念旧情,这样,让你的人放下武器,从今以后你可以当阿誉的助手……”
  灯上的水晶碎片炸落到杨康手上,上面出现了细小的血痕。他的神色变得有些木然,可是杨震中这些话说出之后,面上的表情开始变得若有所思,“怪不得……”
  像是明白了什么,杨康抬头转过去看前一秒还是自己亲弟弟的人,眼中开始浮现出巨大的恨意,却是一直不断在重复同一句话——怪不得。
  就像是古时帝王为磨练太子必会选择另一个优秀的儿子做他的踏脚石,杨震中有意打压段誉,却又在同时培养着他,而现在时机成熟,自己也就失去了全部利用价值。
  明明前一刻还是上天眷顾的天之骄子,下一秒,就成了随时可丢弃的褴褛草根,跨度何止天地而为了足够的磨砺,眼前这个叱咤半生的老人竟能狠得下心自小便将自己唯一的孙子赶出去任其自生自灭,又是何等的心狠杨康面上僵硬的肌肉终于轻轻抽动了下,随即挂上一抹明显而刺眼的讥讽,瞬间便低下了身子,猫腰一滚,整个人便躲在了大方桌之后。
  而与此同时,对向段誉的方向响起了枪声。
  “砰——”段誉拉着凌霄便向外一闪,子弹掠过二人身边,直直打到了玻璃上,发出响亮的碰撞声。
  然后又是啪啪数声,剩下的灯盏再次炸裂。
  厅内终于混乱起来。
  方才还围在四周的人一时间全部都不见了踪影,杨震中这边的,段誉这边的,连带着杨康这边的,除了彼此起伏的枪响与物品被打碎的声音,整个大厅完全陷入一片黑暗与死寂。
  凌霄被段誉拿衣服蒙了头扯到角落里藏好,借着窗外并不明亮的月光,凌霄看见他熟练的转出两把枪支,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肃穆而严谨。
  “你躲好,我不叫你不要出来……”
  凌霄心脏跟着颤了颤,忙拉住他的衣角。
  “乖,放心吧,我还死不了。”他说完掰开了她的手,瞅准子弹交织成的大网的空档便滚了出去。
  凌霄不敢再去盯着他的看,整个人完全缩成了一团躲在角落里,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哪怕她现在比谁都要焦躁。这样的场面不是她能帮得上忙得,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再给他添麻烦。毕竟这些舔着刀尖过日子的人即便对视线也是相当敏感,一个不小心就会暴露了自己,就很有能给他惹麻烦。
  不断有人中枪的呻/吟声传入耳际,每听到一声,她浑身的肌肉都会止不住收缩一下。
  现在她才真正明白,段誉不让自己过来,不告诉自己真相的原因——哪怕已经死过一次,她也不可能受得了这样的场面。
  血腥气开始在厅里蔓延,虽然不是很浓,却依旧尖锐的刺激着她的鼻膜。
  全身的神经在这样的夜里尤为敏感,几乎是在一瞬间,凌霄便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凌霄使劲儿把手按在自己的兜里,刚想动,全身便是一僵。
  “不许动,否则我打爆你的头……”
  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凌霄脸思维都僵硬起来。
  “段誉,让你的人停下”男人拉着凌霄站起来走出去,冲着场中模糊的人影大喊。
  而同时,应急的灯光也在一时间大亮。
  所有人都不再动了,而是纷纷看向角落里走出来的一男一女,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段誉从帷幔后走出来,眉头皱得很紧,“你是杨康的人。”没有疑问,完全是笃定的口气。
  这个跟了自己十来年的男人
  “都不许动,让你的人把枪放下。”Tony把凌霄扯向自己身前,纵是一贯玩世不恭的神情也变得冷漠而危险。“我数三下,一……二……”
  段誉没等他再开口,直接干净利索的丢了手中的武器。
  杨康的人慢慢聚拢在Tony身边,段誉的手下也开始聚齐,唯有杨震中的,全部整装待发,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就在方才这两个兄弟自相残杀的时候,他依旧作壁上观,神色寡淡甚至还带着笑意,像是在验收段誉最后一科作业。
  于是段誉扔枪的动作直接激怒了他,不由大声斥责,“混账你是不是真不想活了”
  段誉没有理他,只是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哥哥,语气平稳,“不要伤害她,你知道,这跟她没有关系。”
  “砰——”
  “不——”
  段誉身形晃了晃,再次站稳。很快,他肩膀处的雪白西装被血迹完全染红。
  凌霄被Tony抓着无法动弹,段誉身上的伤几乎让她的瞳孔也变作赤红,脑中轰然炸裂。
  “杨康你答应过我的”她伸手抓上杨康的袖子,面上慌乱无措,“你那天答应过我的,你说留他一命,你说过不会杀他的”
  杨震中皱了下眉,不动声色地打了个手势,于是埋在暗处的狙击手全部架上了枪,目标是凌霄的头骨。
  杨康似是没有听到一般,尽管被凌霄拉着摇晃,但他的手臂依旧极稳,瞬间又是一枪段誉的另一条胳膊再次挂彩。
  “杨康——”凌霄加重了自己的力道,也不管头上是否还顶着一杆枪,见几乎是一瞬间段誉身上便被弄出了四五处伤口,整个人几乎都要昏死过去。
  “你也算当了不少年的商人,怎么会连无J不商都不知道……要怪就怪你不该过来。而现在一切就要结束了……”杨康调出最后一发子弹,这次瞄准的是段誉的心脏,“我亲爱的弟弟……”
  话没说完,枪声就偏了。
  凌霄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挣开Tony一条胳膊整个人便冲着杨康冲撞过去,虽然不足以把他撞倒在地,却也因此改变了枪瞄准的方向。
  “按住她都干什么吃的”杨康被她这么一搅和不由大怒,见他发火,手下三个人便齐齐扑了过去,将凌霄按在了地上。
  “你住手我有东西……我有东西能换他一命”
  凌霄嘶哑着嗓子从地上抬起头,半边脸都是灰尘,额头上是暴起的青筋。
  她这么一说杨康自然诧异了一下,枪虽然依旧对着段誉,却没有再打算立即开枪的迹象。
  “说。”
  凌霄咽了口唾沫,死死盯住他,满脸都是豁出去了的神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杨氏将会面临破产……”
  杨康愣了下,随即发出像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笑话一般的笑声。
  凌霄却根本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像背书一般不紧不慢地说下去,“这次危机也叫次贷危机,首先从美国开始,今年8月开始席卷,将会影响全球经济……2008年5月12日下午两点,四川省汶川将会发生8级大地震,数万人死亡……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的火炬将会由李宁点燃,中国一共夺得51块金牌……2009年……”
  整个场中,如坟丘一般死寂。
  除了凌霄不大的声音,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发出任何声响。人们皆是张大了嘴,完全被她口中的一连串信息弄傻了。
  杨震中即将举起的手又再次放下,躲在暗中的狙击手因为他这个动作也齐齐重新放下了枪。
  段誉倒在地上的脸色愈发苍白,神情之中有种巨大而莫名的哀伤。
  便连杨康也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浑身皆是挂满不可思议的惊恐。
  凌霄依旧看着段誉,就像是赴死之前的毅然,仿佛自己口中陈述的,根本就不是她拼死保守的秘密。
  “我叫苏琳,死在2010年春节过后不久,醒来的时候就成了凌霄……所以我才会知道什么东西更赚钱,怎样避免预来的危机,甚至当初拆迁有人跳楼,朵苏最后赔偿了1.2倍的面积,我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在那之前把手上的所有钱都买了房子……因为所发生的这一切,我全部都经历过……”
  她转头重新看向杨康,眼中不再有任何神采,似乎支撑她的,也只剩了一种莫名的执着,“这样够吗?换他一命,杨氏你愿意怎样都行,段誉不会再给你带来任何麻烦。而我会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一直到一零年的所有大事小事都告诉你,这样够么?”
  “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其实死一点儿都不可怕。”
  已是呈现出死灰般的颓败,现在在场的某一个人甚至都毫不怀疑,如果杨康真的一枪打死段誉,她也将同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咳咳,继续打广告,半夏新书,《异世草木师》,乃们表被书名所迷惑啊呜呜……咳咳,不过还是一贯的风格……所以球推荐票和收藏……《豪门》这本因为快完了,所以不是很需要票票了,咳咳,乃们明白的……】.
  正文 291正文结局
  291 正文结局
  这些话说完,凌霄便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死志很明显,甚至都不需要勇气。
  而整个大厅所有人的视线也全部集中在凌霄身上,于是在其他方面的注意力便减弱了许多,正是岑寂无声的时刻,就再大家都在等待杨康的选择的时候,枪,响了。
  这回是真正的狙击枪。
  带着子弹击碎头骨的实质撞击声,极为不协调的出现了。
  声音显得那么不真实,直到听见又有人倒下的声音,众人才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轰的,乱成了一团。
  出乎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倒下的,是杨震中。
  一击毙命,脑子当场炸碎,没有一点儿侥幸。
  暗处的狙击手一枪之后显然没有停下的打算,杨震中埋伏在暗处的哨子被他一枪一个全部打爆了头,却始终未曾泄露自己的位置。
  “现在全部听杨康指挥”段誉憋着一口气把自己的手下全部移交出去。而杨康也不跟他客气,直接下达命令,“封渊和Tony带人送阿誉和凌霄出去,剩下的人听令,杨震中的手下,一个不留……”
  段誉和凌霄被首先移到了角落里,封渊十指挥舞着开始为段誉止血,而Tony则扶着凌霄,看她的眼神是带了敬仰的复杂。
  “小姐,您还好吧?”
  凌霄的眼珠终于木然的动了动,仿佛这才有了知觉,木木的回头去看了眼段誉,发现他只是过于苍白,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刚刚支撑起来的肩膀才又垮了下去。
  “结束了?”
  “是的,已经结束了,杨震中死了,少爷除了失血过多,没有其他危险。”
  “哦……”凌霄眨着眼应了声,然后眼前一黑,便昏厥了过去。
  厅中,简直正经历着一场屠杀。
  完美的配合与亲身诱敌让此时已是群龙无首的杨家一干手下完全乱了分寸,便是发出的子弹也多有不中,杨震中本就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思,因此部署自然不如他兄弟二人。几乎是杨康下达命令的同时,就已经预示了他们的结局。
  不到半个小时,角落里所有埋伏的人全部被绞清,当真是一个不留,杨康默默扫了圈自己这边剩下的手下,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肃穆有如王者,似乎只一眼,就足矣令人颤抖称臣。
  “今天晚上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他视线凌厉的扫过,“记住,谁要让我知道他记住了一个场景,一句话,就休怪我无情。”
  手下在他森寒的语气里齐齐低头,被气势压着竟是发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最后完全弯下腰去,借此表露心机。
  杨康视线来来回回扫了好几圈,今天带过来的全是自己和段誉的心腹,按说他绝对不会去怀疑,可是如今出了凌霄这档变故……他许是该为自己的弟弟做些什么了。
  现场的血迹很快便被清理干净,单独留出杨震中的尸体,其余的全部被清理干净。老头儿的事自然会有人出来圆谎,人都死了,别人自然知道要该去巴结谁。
  任由手下料理现场,杨康折回暗角,蹲下仔细查看了一眼段誉的伤势,慢慢舒了口气,“亏我手没抖,还好没伤到要害。”
  凌霄躺在地上,段誉就坐在她身边,闻言也是仰起头慢慢冲他笑笑,“哥……”就像十几年前那样,单纯的一个字,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目的。
  “放心,”他拍拍段誉的肩,“她会原谅你的。”
  说完这才转回正题,把自己最大的疑问问了出来,“阿誉,她刚才说的……”
  “是我教她的,我们前天晚上想出来的对策。”
  杨康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地上的两个人,最后全部情绪都化作一声低叹。到底是不是真的,时间到了,自然会揭晓,不知为什么,他甚至无比相信这个看似无比荒谬的故事,是真的。
  夜晚总算过去,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厚厚的窗帘照进病房的时候,床上已经睡了整个一天两夜的人才总算睁开了眼。
  是无波的眼神。寡淡,平稳,洞悉,就像是已经历满世事沧桑。
  凌霄头有些疼,她试着翻了下身,然后不小心触到一个温暖的物体,不由一怔。
  段誉躺在她身边,四肢小腹都已经被绷带缠满,两人共用一张病床相卧,凌霄一睁开眼,他便也跟着醒了。
  凌霄的脸色稍稍又有些发白。
  段誉灼灼的视线弄得她有些不自在,凌霄重新别过头,想了想还是率先开了口,声音不大,却带着疏远。
  “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知道。”段誉搭在她身上的手稍稍紧了紧,此时垂着眼,更像是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凌霄嘴角发白地咧嘴笑了声,却更像是在嘲笑自己,“果然……你早就知道对吧,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又怎么会看不出当时你眼睛里的惊和别人的不一样……你只是在吃惊为什么我会用这个理由夺走所有人的注意力是吧……”
  有颗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下深入右鬓。
  “你之前跟我说,‘我今晚真的会死’,我能不害怕吗?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分散人注意力的法子了,我既然答应了你要好好演这场戏,就自然要用最稳妥的法子。”
  她抬起自己的左手腕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5.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