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之我就是豪门〗第73部分

极为端庄大气,这个女人,倒是装什么像什么,不进娱乐圈,也着实可惜。
  “出来啊,躲什么?”说着一把将自己身后的丫头拽了出来,司南珏顿时一个口哨滑着尾音就进了夜空。
  凌霄脸刷的就红了,忙用手包挡在自己身前,殷茹选的这款礼服开得太低,连内衣都不能穿,只能拿胸贴代替,从上面看过去,露了太多*光,她从未穿过这样的衣服,于是司南珏一个口哨之际,几乎是倒着头就要往店里冲。
  但殷茹那是什么段数,反手一拉就把凌霄交到了司南珏手里,“诺,交给你了,要是她今晚跑了,我可跟你没完。臭小子,还不谢谢我”
  “姐姐”司南珏极其爽快地叫了一声。
  “乖,”说着揉了揉司南珏的脑袋,“姐姐一会儿给你买糖吃。”
  后者立马炸毛,“不要揉我的脑袋”
  分别上了车,直到只剩了易川和殷茹,后者才从旁边碰了碰他,“别装了,开车。”
  易川方才还浅笑着的脸慢慢僵硬下来,一边无奈的摇头笑笑,似是极为怀念,“我以前就知道她会很漂亮,却还是没想到,会这么夺目。”
  “傻小子,”殷茹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有些无奈的看了身后跟着的那辆车一眼,“易川,你该庆幸,自己比司家小子幸运,长痛不如短痛,她是真的不适合你……”
  “司南珏你给我好好开车不要乱瞟了”后面车里忽然穿出一声大吼,两人相视一眼,皆笑了。那笑里有无奈,有心疼,更有释然。
  于是到了停下车的时候,后面出来的那俩皆是红着脸,见殷茹笑得暧昧,那嫣红直接成了绛紫,凌霄狠狠瞪了司南珏一眼转身就走,后者讪讪笑笑两步跟上她,一边架起自己的胳膊,凌霄狠狠掐了他一下子,这才顺势挎上。
  白日的展厅已经被收拾出来,巨大而空旷的场地被布置成了宴会厅的样子,晚宴记者是不允许入内的,因此入口处能看到大片晃眼的闪光灯。
  刚一过去司南珏便得到了相机的围攻,他这回来上海虽说是以陪着凌霄的名义,但更多的,却是为了司家酒店的大改,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而这几把火,便随着他的回国开始燃烧起来。因此最近司家是个大话题,而他这个至今未曾公开露面的下任继承人,自然成了媒体追捧的对象。
  司南珏,接着进入的易川,以及后面的各色商人明星,喧嚣一波连着一波,因知道是入场,倒是基本上没问多少问题,凌霄被自然而然的忽略了,虽然现在知道她的人不少,但这样的打扮几乎根本就没人见过,甚至没人去注意她,倒也落得清闲。否则她还真不知道穿着这样一身如何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下。
  普一进去,作为主办方的大同地产少东薛覃便迎了上来,见到凌霄顿时楞了一下,但掩饰的极好,待到两人看见他的时候,眼中便仅剩了惊艳。
  “凌小姐,司少爷,欢迎过来。”
  “倒是站了二公子的光,”凌霄伸手和他握了下,一边看了看厅内,满眼觥筹交错那灯光几乎能晃瞎人的眼,不由赞叹,“不愧是大同。”
  “过奖了,凌小姐今天却是让薛某大开眼界,没想到换上女装竟是这么漂亮。”
  两人毫无异义的互相吹捧着,司南珏翻着白眼见凌霄又带起她那层虚伪的面具,不由撇了撇嘴。
  薛覃今天事情不少,也不过和两人客套了几句便接着去招呼其他客人,易川继而带着殷茹过来,一边拉着司南珏给他介绍这边的人,欢颜笑语,好不和谐。
  哪知刚走到一半,方才还嬉笑嫣然的殷茹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几乎是放开易川一个人便走上前去,凌霄看得分明,那是个五十出头的男人,身边的女伴像是小了他两轮,而殷茹过去,几乎是连个悬念都没有,一巴掌便抡到了那女人脸,强悍地让人瞠目结舌。
  声响顿时掠过整间会厅,在场的上流人士几乎是一瞬间集体呆滞。
  “易茹”男人立即推开她去看自己的女伴,脸上顿时铁青。
  “我警告过你,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着一边看向男人,似笑非笑。“先生你搞清楚,我姓殷不姓易。”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男人黑着脸一把抓过她,“你给我道歉,这成何体统”
  “哈,我可不像有些野种有爸爸教他们体统,你给我放开”
  男人顿时恼羞成怒,几乎是想都不想一下子便举起了手。
  殷茹不躲不避,反倒挑着眼一动不动看着他,眼中满是讥讽,这会儿整个场上已是针落可闻,男人面子上更加挂不住,本是还在犹豫的手带着风便向殷茹脸上扇去这边易川在同一时间冲了上去,但毕竟没有那人快,也不过电光火石之际,男人刚要甩下的手却忽然被人从后面截在了半空。
  气氛顿时一凝。
  后面拦下他的男人沉着脸一把甩开他的手,两步抢在易川前面护住了殷茹,“我要是再见到你对她不客气,你易家电子也不用再开了”已是赤/裸/裸的威胁。
  凌霄几乎是被这变故弄傻了,手刚刚想揉下眼便碰到了上面的睫毛膏,忙放下,又死命眨了眨,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此时把殷茹护在怀里的人,确实是杨康。
  这是什么状况?算是英雄救美还是他们本身就认识?对段兴言有没有什么影响?
  几乎是瞬间便转到了自家男人身上,偏偏还不知不觉。
  而这边杨康几乎是没给别人反应的机会,拽着殷茹便往楼上走,底下人被他这气势所迫几乎是没人敢上前询问,直到两人离开大众视线,才集体炸开了锅。
  杨康沉着的脸已是表现出了极大的不高兴,刚把她弄上二楼拐角,就一把把殷茹压在了墙上,身子跟着覆了上去,严丝合缝连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便压住了她的唇,发了狠地蹂躏。
  女人先是愣了下,接着连反抗都没有便张了嘴让他的舌头进来,一边把自己的手撤出来反手抱上他的脖子,像是掠夺一般一点儿都不输他半分。
  气息喘着,身体不断摩擦。
  杨康腾出一只手松了自己的领带,而后沿着她的裙边把那条白色短裙直接推到了她大腿跟部,手还没挤进去便被对方利用这空隙抬起膝盖抵住了,殷茹侧了头躲开他的唇,媚眼如丝。
  杨康的眼睛黯了黯。
  “你这是什么意思?”
  殷茹笑得妖娆,掉了大半的唇色却愈发嫣红,“男人,你已经是过去时了,我身边的男人可从来没有超过第二夜的。”
  杨康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一把扛起了她,砰的就踹开了离两人最近的一扇门。“那我今天就要破了你这规矩”
  门哐当一声被碰上,走廊上徒留下殷茹一串咯咯笑声。
  妖冶,娇媚,爽朗,却让人打心底觉得落寞异常。
  正文 255
  两人是十分钟以后下来的,凌霄惊悚地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两只,杨康此刻又重新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刻,只是气压明显低了不下两千帕斯卡。凌霄不由自主地瞄了眼他的下身,脑子里不纯洁的泡泡啪啪直往外冒
  好快。
  似是感觉到了凌霄的视线,杨康万年不变的坚毅弧线终于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殷茹却是笑得异常耀眼。
  “凌霄,”杨康在自己女人身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下,这才挑了挑眉跟她说话,“怎么跑上海来了,听说阿誉出了车祸,我还以为你会在他旁边陪着。”
  “是我哥哥在这边出了点儿事。”凌霄笑笑,老老实实回答他,其实她对杨康的印象并不坏,这些年他也没有因为段兴言或者其他关系找自己的麻烦,相反,倒是提供了不少便利,若不是立场不同,也许自己很有可能会和他成为朋友。
  说着又瞟了眼被他抓在手里的殷茹一眼,勾了勾嘴角,“没想到您还和茹姐姐认识。”
  “吓,谁认识他”女人立马一脸厌恶。
  凌霄但笑不语。
  “凌霄,你在这儿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男音,凌霄先是愣了下继而明白过来,等男人上前这才跟他碰了下杯,“二公子。”
  薛覃一直注意着楼上的状况,见杨康一下来果然直奔了凌霄这边,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不错,当下抓准了时机插了进来,时间刚刚好。
  凌霄扣弦而知音,直接自然而然把他介绍给了杨康,“先生,这是薛覃,大同地产的二公子,也是这回商业协会的主办方之一。二公子,这位是IBDC老总,杨康。”
  “杨先生,您好。”薛覃微笑着伸出手去。
  杨康只微微看了两人一眼,慢慢笑了笑握上他的手,却也不过是一握,继而再次看向凌霄,确切的说,是她的手腕,眼中的诧异恰如其分,“没想到阿誉把这个都送给你了。”
  他说的是凌霄手腕上的那块男士腕表,从那次去司家参加宴会起,已经跟了凌霄整整四年,只以为是段兴言随手甩给自己的,难不成还有什么来头?当下面色不变地笑了笑,带了些疑惑,“诶?这表很特别吗?我看他这块挺漂亮的,随手带过来了,不会很贵重吧?”说着面上暗暗透出些懊悔来,“应该没事吧?”
  杨康眼中的光一闪即逝,“那回去后还是尽快还给他比较好,这表是祖母当年给他的。”
  凌霄吐了吐舌头,做出个心有余悸的表情拍拍胸脯,“幸亏遇见你了。”
  便是杨康也被她这表情逗乐了,这才转了视线,仿佛刚刚看到薛覃一般。
  见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殷茹给凌霄打了个手势,后者立马笑着打断杨康,“先生,茹姐姐借我用用。”
  后者看了她们两眼,这才松了手,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先生未免显得太远,和阿誉一样,叫我声哥哥好了。”
  凌霄被他这种反应吓得够呛,杨康这个大冰块莫不是转性了不成?
  不过既然已经给两人搭上了线,凌霄留在上海的任务也就全部完成了,殷茹很快被几个女人围了去,凌霄识趣地靠在角落里,易川和司南珏也在各处应酬,反倒是自己显得极其清闲了。
  而同一时间,手机震了。
  凌霄看了眼号码快步走出宴会厅,这会儿记者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她一出来却也没引起多大的注意,忙找了个人较少的地方接了电话。
  “我还以为你会晚上再打过来呢。”
  “我猜的不错,你穿女装果然很漂亮。”那头段兴言低沉的声音慢慢滑在耳际,掺杂了一些甜醇的满足。
  凌霄被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
  随即车子的引擎声便加大了分贝,凌霄愣了下忙转过身去,与此同时一辆车停在了自己身旁,后排的车窗被摇下来,露出段兴言被墨镜遮了大半的脸,一边拿了手机冲她晃了晃。
  凌霄立马捂住了嘴,堵下了差点儿溢出喉咙的尖叫。
  “你,你怎么来了”
  段兴言开了门示意她坐进来,“我过来接你回家。”
  凌霄四下望了望这才忙坐进车里,见他好好在里面坐着不由一阵担心,一边去扒着他的领子往里瞧,“你身上怎么样了?这才半个月就能到处乱跑了?”
  “乖,一会儿回去给你看。”说着居高临下地瞄了眼她的低胸礼服,笑得一闪一闪的。
  凌霄捂住自己的胸口狠狠白他,“色”
  段兴言立马笑了起来,一边抵住凌霄的额头,在她耳边低喃,“话说回来你还得谢谢我,这可是我孜孜不倦努力开垦的功劳。”说着手指掠过那道沟,眼神暗了暗,一派得意洋洋。
  “去死,这是我们老凌家基因好”凌霄一巴掌拍掉他的爪子,这才想起来前面开车的段五,顿时脸上红成了石榴。“那个,段五就是前面,泛越。”
  “往前开。”
  凌霄不解地望向自己旁边的男人,“你在别处定了酒店了?”
  后者淡定地瞥了她一眼,声线不动,“你总不想做到一半被他们撞见吧。”
  凌霄锤墙
  拜托,能不能不要把这么色/情的话说得这么一本正经自打段兴言受伤到现在已经有些日子了,虽然前两天还在报纸上看见他因“车祸”而坐在轮椅上的照片,但既然现在能自己下车走动了,想必也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凌霄跟着他一路上了酒店顶层,终于松了口大气。
  “对了,这只表有什么特别吗?”电梯的光面映出两人相握的双手,凌霄忽然想起了杨康的话,举手问他。
  “杨康跟你说的?”段兴言拇指沿着那手腕轻轻摩挲过去,笑了笑,“这是当年爷爷送给奶奶的东西,也是她留给她未来孙媳妇的东西,专门定制的,全世界就这一支。”
  凌霄被他这解释弄得一愣,忙垂下头去掩饰自己的脸红心跳,一边顾左右而言他的转移话题,“诶?那不也该留给老大的么,怎么就给你了?”
  “因为她比较疼我。”段兴言看准了电梯挑动的数字,低下头去瞄准凌霄的唇瓣啄了一下子,而后快速分开,恢复正常……电梯开了。
  她的手自始至终被男人包在手心里,从他越累越快的脚步里已是能感觉出他的迫不及待,房间很快被打开,段兴言看了她一眼,眸子里星光莹灿。
  “你说我们两个这样像不像在外面**的?每次都要躲着记者躲着朋友躲着摄像头,我有时候也会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
  段兴言刚想落下的唇忽然一顿,抓着她的那只手也在瞬间顿住了,“煊煊,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傻瓜”凌霄反手抱了他的脖子将他扯下来,狠狠印上一吻,“你等着我毕业,我等着你退出娱乐圈。”
  一年,不到一年,那个时候她大学毕业,而他,也将正式退出,那个时候,就像他说过的,我们结婚。
  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的,又或者只是给自己画了个充饥的圆饼,她愿意去相信他。
  段兴言将她抱住迎合上她的主动,半天两人分开,这才看向她的眼睛,异常坚定,“好。”
  段兴言一把抱起了她,门被踹上
  室内一片暧昧的昏黄,灯光不亮,却萦绕出一抹更为莫测的气氛,安安静静的,仔细听,却能分辨出细碎的低吟声,忽而一阵大分贝音乐很不及时地响了起来,室内的声音戛然而止。
  电话不厌其烦地响了数十声,接着挂断,又重新响起,一遍又一遍。
  “让我看看是谁,说不定真有事……呀……段兴言,别闹”
  “没什么事,肯定是司家小子,别停……乖,继续,用点儿力。”
  “别,别乱动”室内的分贝忽然拔高,然后一个抖音徒然下降,“再动小心我让你下不了床”
  “恩,好主意……”
  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凌霄狠狠瞪了他一眼,拿毛巾擦掉自己手上的药膏,“司南珏?……呃,我已经回来了,对……”一边回头去看段兴言,见后者口型对了一下,又使劲儿去瞪他,“啊,那个……司南珏,段兴言过来了……喂?”
  电话已被挂断。
  凌霄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眉头皱得很深,该是又伤了他。
  “他会想明白。”段兴言裸着上身平躺在床上,绷带被打开,能看到抹了满身的白色药膏,散着淡淡药香,“放心吧,他早就知道了。”
  “我知道……只不过……”凌霄叹了口气继续举了自己的手,“算了,不说了,接着上药,你下回再敢这样就满世界乱跑,小心我直接拿刀子把枪眼给你重新捅开”
  正文 256下马威
  “诶?昨天你们俩见面了?”凌霄抖了抖手里的报纸,看向后面两个互相别扭的男人。
  飞机上座位安排的十分诡异,司南珏和段兴言各不相让,最后只能坐到一块儿,而凌霄的旁边——凌霄看了眼身旁推眼镜的莫笙海,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好喜感。
  段兴言挑眉看了眼她手中的娱乐报纸,稍稍皱了皱眉,“说的什么?”
  “段天王的断背恋人……司南珏,据媒体猜测你是被压得那个……”
  司南珏一听伸了手就把那报纸扯了过去,是昨天半夜凌霄睡着以后,照片的拍摄角度十分诡异,两人坐在车里说话,利用视角看上去竟像是在接吻一般……司南珏直接揉烂了报纸,“老子怎么也该是上面那个”
  凌霄怪异地瞟了他一眼,莫笙海面无表情地推推眼镜,又在他和段兴言两人之间来回扫了几眼,那眼神“我是上面的”司南珏直接怒了,这下整个机舱都听到了这么句宣言,凌霄忙摆着头左顾右盼装作不认识他。
  空姐:“这位先生,请不要在舱内大声喧哗。”
  司南珏顿时脸色铁青。
  倒是最后段兴言打破了沉寂,直接吩咐坐在后面的段七,“想办法下飞机以后把他们送回家,段五联系其他人把记者挡住。”
  凌霄右眼一跳,“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我的行踪暴露了。”段兴言面色不虞,指尖一下下敲在腿上,默默想着对方的目的,他的行程除了必要的几支广告影视,其余时间都是极保密的,若是和司南珏那张照片是偶然被拍到的还好,若不是,那就是有人提前泄露了自己的行踪,至于目的他的眉头一下子皱得很深。
  凌霄分辨了下他的神色,也跟着担心起来,“是不是很棘手?”
  段兴言默默看了她一眼,摇头,“没事别多想,段五,一会儿你也跟着小姐一块儿回去。”
  顿时听出了几分不对味儿来,“这么说这回是冲着我来的?”
  司南珏因着俩人这推测也变得严肃起来,和莫笙海匆匆交换了个眼色,一同去看段兴言。
  “不一定是,不过哪怕真的是,放心,没人能动你。”
  从上海到邯台也不过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出来段兴言的保镖便已经等在了外面,而他们一行也分为了两拨,段兴言重新坐轮椅由人推出去,而凌霄这边则跟着司南珏一块儿回家。几乎真个机场都能听到粉丝的呼喊,刚一出去,段兴言一行便迅速被人群淹没,喊声震天。
  两人默默看了对方一眼,解露出一个心有余悸的表情。
  “你说,我要是跟他一块儿出去,会不会被这些疯子给撕了。”司南珏又想起刚才被攥成一团的那张报纸,拍了拍胸脯。
  “你可以去试试。”凌霄皱着眉在特殊出口处一动不动,试图确认段兴言到底被推到了哪里,他现在伤还没有全好,而记者和粉丝狂热起来,就那么几十个保镖能行吗?
  司南珏一把揽过她往里带,“别看了,早就看不到了,我们也赶紧回去吧。”
  “小姐,回去吧。”段五他们七个都被他留在了凌霄身边,不动声色的替她挡开了司南珏伸过来的手。
  “段五,要不你去看看……”
  “小姐,您赶紧离开,少爷这种场面应付多了。”段五这么一说凌霄才反应过来,当真是旁观者清,继而点点头,转身再也不拖沓,“好,我们走。”
  通道不断,里面人极少,整个长廊除了这一行的脚步声再无其他,几人一言不发的默默走着,还没到出口,便全停下了脚步,面色跟着凝重起来。
  出口处正站着两个男人,前面的大约六十来岁,花白头发极其整齐地梳理在脑后,一身西裤马甲的装扮,看起来干净而利索,面上皱纹很深,就像是一刀一刀被斧子凿上去的,眼神清亮,竟不带一丝老态。
  段五先是怔了怔,随后迎了上去,冲老人紧紧鞠了一躬,“钟叔。”
  “是老爷子身边的人。”段七过去之前低低冲凌霄说了一句,随后也跟着迎上去,态度恭谨。
  凌霄顿时明白了来人的身份,想来能让他们以老爷子称呼的,不是段家那个便是杨家那位了,也终于明白了段兴言说的‘麻烦’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人想见自己,至于目的……她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在外人看来,竟像是笑着一般。
  老人只对他们几个点了下头目光便毫不避讳地凝在了凌霄身上,后者也不装傻,直接上前走了几步。司南珏欲跟上去却被莫笙海拉住了,一边慢慢摇了摇头,“少爷,这是他们的家事,不是我们能掺和的。”
  司南珏的拳头一下子攥了起来,显然这句话伤到了他,只是却没有再上前一步。
  “你就是凌霄。”钟叔声音极低,说话亦是不紧不慢,凌霄从他略带挑剔的眼神里已能感觉出这次的会面不会太容易,当下深吸了口气,慢慢点头,“是。”
  面上依旧平静如初,没有因为来人的身份露出半点儿忐忑或者异样来。
  “我们老爷,也就是二少爷的祖父想见见你。”说着也不问她到底答不答应,直接侧了身等她过去。
  是杨家老爷子。凌霄抵着上颚的舌尖稍稍用了些力,继而看了眼等着她选择的段五等人,而后是司南珏,慢慢冲他笑了下,“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家。”说着也不待他回答,毫不矫情地跟着钟叔直接出了隧道。
  又何须摆的什么架子,反正这一趟不论早晚她都得去,倒不如干干脆脆还能给人留个好印象,张牙舞爪地挑战权贵的那一套可永远都只能属于电视剧。杨家,迟早要过的一关。
  无论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钟叔依旧是同一副表情,带着一点儿点儿不屑的,属于老人家独有的倨傲,凌霄等他上车之后才在他旁边坐下,段五等人开了车紧紧缀在后面,即便担忧却也不敢违了半分。
  杨家在这边有片比较偏僻的别墅群,随着车子的快速疾驰,路上的私家车越来越少,直到最后这一片公路,就只剩了他们几辆车子。路开始蜿蜒曲行,大片法国梧桐整排整排矗立在路的两边,还未曾全部抽出的掌型树叶一片翠绿,风吹过的时候,沙沙都是声音。
  显然这个老人是不大喜欢自己的,一路上别说提示,便是连半句寒暄都没有,凌霄看准了也没再去热脸贴他的冷屁股,反倒是把进入杨家之后可能遇见的情形全部想了一遍。
  一层层哨岗大门快速掠过,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在一处大门前停下,门被迅速打开,车子继续前向,大片广袤的土地与建筑让凌霄几乎瞠目结舌,听段兴言说过杨家老爷子很少在这边停留,所以邯台这边的别墅也不过是个临时休息之所……凌霄沉了眼,他们甚至什么都不用说,便已是把最好的证据摆在了自己眼前……她和段兴言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哪怕他只是个无法继承家产的幼子。
  何止云泥。
  而她也似乎明白了段兴言的不甘在哪里,这样的财产,又有谁不会动心——更何况,他并不比杨康差。
  车子又在里面行了三分钟这才到了一处主楼前,钟叔率先开门下车,凌霄狠狠吸了口气跟着他下来,回身一望,段五他们果然早就被拦到了不知何处。
  “他们一会儿会过来接你,凌小姐跟我进去吧,老爷子一直在等着。”
  说着推开了那扇雕花的古式汉白大门。
  “爷爷,您说笑了。”普一进去,里面便冒出个年轻的女音,声音算是响亮,听起来倒是干脆。
  一位老人半倚在红木镂空的椅子上,许是八十岁,也可能是七十,甚至更年轻,凌霄甚至无法从外表去判断他的年龄,身上是月白的唐装,开襟宽大,看起来倒真像是为慈蔼的老人了,钟叔带着凌霄进来的响动两人接听到了,也不过那个年轻的女人抬头打量了凌霄一圈然后又转回头去,老人始终一眼也没有看他们。
  两边没有人理她,钟叔更是没有请她进去或者坐下,只是等凌霄进了门,便立即转身离开,这一刻,凌霄成了隐形人。
  “你们这个年龄能做到这么谦虚的已经很少了,拿出了日语法语葡萄牙语之外还会什么?”
  女人微微一下,依旧是端庄地坐着,确实很漂亮,而且一看就是世家培养出来的,身上的气质也是凌霄无论练都长时间都无法企及的。
  “爷爷,其实六国外交的语言我都学过,也算是马马虎虎过关吧。”说着冲他露齿一笑,既不倨傲也不显太过卑谦,“您也知道我在斯坦福修的主要是工商管理,没多少功夫去学这些语言的。”
  老人似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恩,人趁着年轻确实该多学点儿东西,你爸爸做的很对。”
  【第二更,嗷嗷嗷~~~~求支持呜呜……等三更…咳咳】
  正文 257他是我的男人,谁都夺不走
  两人在她面前整整絮叨了一个多小时,从女人自身谈到各国风情,从琴棋书画说到厨艺插花,从公司管理再到各处名门,一处处自顾自说着,那女人也是个极聪明的,当时一见凌霄进来便也知道了她的大概身份,于是后面再无保留,和杨震中双簧式的一问一答,笑语嫣然。
  凌霄的腿有些累了,哪怕两人根本没有在看她,从进来也是一动不动,别说坐下,便是连换脚都没有。平日里从段兴言的只言片语凌霄便知道,虽然杨家老爷子对他并不怎么好,但他对自己这个爷爷,倒也是极其的恭敬,凌霄虽不怕他,但她不愿因为一些细节再给段兴言添麻烦。
  哪怕即便她一切都规规矩矩,他们依旧看不上她——是啊,又有什么关系。
  近一个半时辰的时候,老人终于停止了两人漫无边际地侃大山,这才默不作声的看向凌霄,对她一动不动地站姿没发表任何意见,“找个位置坐吧。”
  凌霄道了声谢强忍下揉腿的动作,始终面上无波地找了个最近的座位坐下,正好冲向两人。
  “知道我这回叫你过来是为什么事吗?”
  凌霄在两人之间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慢慢笑着,“请您指教。”
  “哦?”老人挑眉,面色稍有些不虞,“你不知道?”
  “是,不知道。”
  她犯不着去卖弄聪明把话题转到这上面,她到底配不配得上段兴言那是她自己说了算,而别人,没有这个资格。段兴言不是那种软弱到只凭家里给他安排婚姻的人,怕是这边无法做通他的工作,才会从自己下手,想让自己知难而退的吧。
  见她不上钩,老人倒是多分出来看了她一眼,随即眼皮子从她面上撩过,仿佛再没有一点儿兴趣,“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由我来说,你该离开阿誉了。”
  虽然声音不带一丝威严,凌霄却仍能感觉出他话里的阵阵寒意。不是商量,是绝对的命令,仿佛今天她只要说出一个不字,就再也永无宁日一般。
  凌霄依旧笔直地坐着,但笑不语。
  她这态度让老人有了一瞬间的恼火,当下转过身眼睛正对上她的,语音也跟着加重了几分,“阿誉的妻子已经订好了,很快就要订婚,我知道你现在不缺钱,但是要什么,你自己开。”
  凌霄慢慢笑了起来,看向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下巴一抬也不拐弯抹角,“就是这个姐姐吗?”
  面孔很漂亮,身材极棒,想必家世更是一流……许能称作完美了吧。
  那女人亦是毫不示弱,直接迎上了凌霄的目光,笑容大方得体,“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梁,是阿誉的未婚妻。”
  “你好,我是凌霄,段誉是我的男人。”用一种平等的口气,她不输给任何人半分。
  像是宣告一般,他是我的男人,除非老娘不要他,否则谁都抢不走。
  梁莘被她这说法弄得一愣,但很快便用恰当的笑容掩饰了过去,“凌小姐真会说笑,只是不知道凌小姐哪儿来的这个自信。”
  凌霄弯着眼角看了眼因这句话也变得稍感兴趣的老人,从一开始他就打定了坐山观虎斗的如意算盘,心里不由冷笑了下,随即反问过去,“那么梁小姐又是哪里来的自信?”
  梁莘稍稍怔了下,方才掩下去的骄傲这儿竟是再无掩饰地全部释放出来,“怎么,刚才凌小姐没听见吗?”
  “你说的是六国语言?”
  “难道凌小姐也会?”
  面对她的骄傲凌霄婉转一笑,再看向她的时候目光里恰如其分地溢出了两点怜悯,“当然不会……”继而在女人笑容还未全部绽开的瞬间又补上一句,“只是据我所知,他要找的是个能够共度一生的妻子,而不是翻译。”
  女人上排整齐的贝齿一下子咬在了下唇上,她知道凌霄接下来的意思,他要找的是妻子,更不是厨子、秘书或者老妈子……几乎是一句话便把她之前所有的炫耀全部堵了回去……可也只是瞬间的失态,很快便再次恢复了方才的笑脸,“凌小姐说笑了,只是据我所知阿誉他可是会七国语言的,他现在可能对你好些,可是你们毕竟不是一个阶层的,想必平常交流总会出现,一点点小麻烦吧?”
  一边掐着指尖,从战术上藐视敌人。
  “交流?”凌霄像看白痴一样扫了她一眼,不知道杨老爷子怎么会给他找这么个媳妇儿,当下撇了撇嘴,“我只知道我们在一起的这四年,彼此感情一直很好,根本不存在什么交流上的问题……老爷爷,明人不说暗话,我并不认为这位小姐比我更适合阿誉。”
  杨震中终于抬起了眼皮,却只说了七个字,“她是梁家的女儿。”
  凌霄的指甲因为这一句话掐进了自己的手心,但是她依旧没让自己面上出现哪怕一点儿差池,她只是站起来,眼睛盯着眼前的老人,一字一句,“我会成为第二个梁家。”
  随即看向梁莘,像是在陈述事实一般,没有挑衅,没有故作自信的掩饰,她只是用最平静的语言来陈述事实。
  “不论她身后的依靠是什么,又或者您再去找来赵家李家孙家的女儿,我依旧是同一个回答,我会赶上他们,甚至超过他们,而段誉,他是我的男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在你们眼里我现在也许配不上他,但总有一天我会拥有和他比肩站立的资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5.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