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之我就是豪门〗第67部分

“阿珏,他要回来了。”
  凌霄心里怔了下子,面上不动,“我知道,他一年前打电话就跟我说过这句,说了一年还没见回来。”
  “这回是真的,泛越已经开始调整,估计他一回来就要开始大改。”司南丰敛去平日里的戾气,眉眼间的浓廲便也淡了三分。“他一回来肯定会去找你……这些年我们都瞒着他,就怕他在国外呆不住,等他找你的时候,凌霄算我求你,别伤他太狠……”
  凌霄别过脸去,笑容稍稍有些不自然,“说的我跟坏人似的。”
  “别人不知道,可是不代表我不清楚你心有多狠。”司南丰重重踢了下墙根,眉头皱得厉害,“我也是看清楚了,要让你回头估计是不可能了,但这事儿也只能你跟他说,我告诉你,如果阿珏真有个什么,我不会放过你”
  “你还真当他停留在十六岁啊。”凌霄嗤笑了声摇着头径自绕开他重新走回包间,司南丰默默看着她的背影,又狠狠给了墙一脚。
  一声响亮的口哨。
  凌霄刚进门便被一阵起哄吸引了视线,口哨声此起彼伏,到处都充斥着带着体味儿的空气,其中还夹了股子淡腥。
  大半夜这伙子人的胃口全被吊了起来,方才进来的几个女孩儿分散着坐到各个落单的人身边,什么姿势都有,也幸好灯光不强,才没让她一进来便看到大片白腻的肉。
  起哄声是对着这排沙发对过的那面墙,那儿站了个不到二十的年轻女孩儿,一身豹纹的短皮裙紧紧包裹着身体,看起来身材极好。她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一溜的齐刘海,若不是太过浓滟的妆,想来也该是极漂亮的。
  女孩儿勾着眼扫了圈屋里的人,舌尖慢慢擦过嘴唇,喉咙作了个吞咽的动作,这才擦了擦自己的手,头向下一倒身子一提,整个人便倒立在了墙上。
  黑直发散落一地,而那件本来就遮不了多少东西的短裙也随着引力耷拉下去,这样,她里面黑色蕾丝的丁字内裤便全无遮蔽地呈现在每一个人面前。
  “呜——”
  口哨声哄闹声再次沸腾起来。
  “这妞够味儿”旁地里有人嘿嘿笑了声,直接走了上去。凌霄扫了眼,是郑夺星的侄子,当年就是因为这个人把苏岭被逼得逃到了西安。不过他也不算冤,因为他那脚,郑宁这小子直接被废了,据说到现在那玩意儿都硬不起来,这事圈里都知道,只不过当着他的面到没人提起过。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家伙心理愈发变态起来,平日里他们这伙人不怎么愿意跟他玩,今儿也不知怎么的,把这人叫了过来。
  见郑宁过去,便也知道有好戏看了,围着那女孩儿的两人给他让开,郑宁手里拿了只打火机,伸手挑了那女孩儿内裤的一根带子直接给她烧断了。
  女孩儿下面的风光便再也没有了遮蔽的东西。她子轻轻抬了下头,冲身前的男人妩媚一笑。
  口哨声几乎是要把房顶都震垮了似的。
  却不想郑宁还没完,他先是凑上去,而后从桌上把一只套套撕开,然后从兜里掏了一把子钱出来,想也不想全部塞进了那只透明的套子里,等到塞满了这才把个类似于某个部位的东西一点儿点儿塞进了女孩儿的下面凌霄还未坐下便再次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出了包间。
  【呃,往那个地方塞钱这事是听别人说过的一种玩法……不要恶寒……另外明天主站女生类大封推,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个星期每天两更……求支持(你懂的咳咳~)】
  正文 vip卷 235
  “怎么又出来了?”司南丰这会儿正靠在墙上抽烟,从指尖开始,袅袅烟气越变越淡直至消散不见,一听着动静便回过头来,正看到了凌霄皱得极深的眉头。嘴里也不知骂了句什么,想也不想便扔了烟头,直接踩灭。
  一抹焦黑在七阙淡驼色的地板上显得极不顺眼。
  “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一会儿帮我跟他们说一声,这会儿都玩的正High,我就不扫他们的性致了。”
  “这才几点?”司南丰扫了眼表盘,拍了拍后背站直身子,“走吧,我请你喝两杯。”说着便不由分说地先行走了出去,也不管凌霄到底去不去。
  凌霄摇了摇头,在隔壁包间的门上轻轻敲了两下,段七很快露出脸来。“小姐,要回去了?”
  “我去零楼待会儿。”这么长时间的紧张,稍稍一放松下来便是像大病过后一般,怎的也提不起精神,稍稍喝点儿东西,倒也算是个办法。
  听她这么一说,屋里的另外五个保镖也跟着走了出来随她下去,司南丰稍稍回了下头,见她身后跟着的一圈铁塔,连扯动嘴角的欲望都没有了。
  “血腥玛丽。”一坐上吧台,司南珏直接点了杯凌霄最讨厌的东西,后者果然皱眉扫了他一眼,“伏特加,加橙汁。”
  调酒师单手甩了个花样很快忙碌起来,凌霄坐在他旁边细细看着酒保的动作,眯着眼睛一言不发。晚上九点多才从公司出来,直接被叫到了这儿,什么都吃却仍是没有半点儿胃口,现在已经是几近半夜,地下却正是狂欢刚刚开始,那边舞池里的尖叫声一波*盖过来,愈发觉得心烦意乱。
  可是她依旧不想一个人待着,甚至不想回家,因为只要一闲下来便满心满脑子都是段兴言,想象中他满身是血的样子,让她打心底都是颤巍巍的恐惧。
  甚至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调酒师很快便把两人的酒放在吧台上,司南丰的那杯混着浓浓番茄汁的伏特加让凌霄再次皱了眉头,一根芹菜倒插着露出半截绿叶,再映上柠檬片的橙黄,若是没尝过,光看颜色倒是极有缀上两口的欲望。
  “Cheers”司南丰也不看她,直接仰头喝了一大口,可以看出来,他今儿心情也不怎么好。
  凌霄默默坐在他旁边,两个人坐的并不是很近,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就像是两个陌生人一般。
  “小姐。”吧台上有服务生从后面绕过来,托盘上放了杯极为艳丽的鸡尾酒,红红绿绿的分层静若水晶,连一分颤动都没有,见凌霄循声扭过头,服务生半弓下腰,托盘凑过来,“小姐,那边的先生想请您喝一杯。”
  司南丰重重嗤笑出声。
  两人顺着应侍的视线看去,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年轻男人笑着举了举杯,灯光一闪一闪,凌霄视线一扫而过,并未注意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也只是知道该是不错的。
  “帮我谢谢他的好意,麻烦你了。”凌霄笑着扭过头去,继续去喝自己杯中的东西,既没有去接那个托盘上的杯子,也再没用往那处望上一眼。
  拒绝很明显,服务生重新回去,不一会儿便见那男人径自走了过来,感觉到有人靠近,凌霄微微蹙了下眉头,这种时间地点讲究的就是你情我愿,一般人是不该再过来了,这样反倒是显得不识趣了。
  男人显然缺少这样的认识,要不然就是从未遭到过拒绝,凌霄还未开口便一屁股坐到了她旁边,浓重的古龙水味把她整个笼罩起来。
  “小姐……”
  “先生,请您向后看,看到那个沙发了吗?”凌霄今儿心情并没有多好,也不过是想一个人待会儿,也不待他说完,直接给他指了指离自己不远的身后。沙发上坐了六个男人,穿的很正式,坐姿也是一板一眼,目光却是时不时瞟向凌霄这边,看样子是保镖一类的人物。
  身边的男人顺着她的提示看过去,也不知她让自己看这些人做什么,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那都是国际特种兵,”她转头看了男人一眼,轻笑,“也是我老公派过来看着我的。”
  笑容愉悦而璀璨,晃得男人心神一荡,竟是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
  “老公,你倒是叫的顺嘴……”看着男人灰溜溜离开的背影,司南丰不无讥讽。
  凌霄耸耸肩不跟他一般见识,一口喝完了自己杯中的液体,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杯子,并不想再多要一杯。这会儿舞池里的音乐又加重了几分,期间不乏摇头晃脑的男男女女,波涛汹涌白浪起伏,凌霄托着下巴,神色颇有些迷离。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司南丰身前已经放了不下五个杯子,人虽然没见得烂醉,但这样的喝法却还是吓了凌霄一跳,周围几个搭讪的直接就被他冷眼瞪了回去,凌霄没法子,眼见又要往嘴里倒手忙跟着捂上去,阻止了他继续往下灌的动作,“可以了。”
  “哈,多管闲事。”司南丰一把推开她的手,一仰头再次灌进去,没灌好一下子便呛得咳嗽起来,凌霄冷冷看着他自己顺气,直到好的差不多了才自己站起来。
  “你去哪儿?”
  “你愿意继续喝就喝好了,我要回去了。”
  司南丰一听也跟着站了起来,许是劲儿有点儿大,踉跄了一下子,“我送你……”
  凌霄半仰头翻了个白眼,“该是我送你吧。”
  段七走过来要去扶司南丰,被后者一胳膊甩开,整个人挂在凌霄身上,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蜷的像只虾米。这里面酒都是后劲儿大的,刚才不觉得,现在却已经有了些许醉意,凌霄自然不会跟他计较,撑着他大半重量便走出了七阙的地下酒吧。
  凉风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两人顿时一个激灵。
  司南丰的酒醒了大半,这才看清扶着自己的是谁,冷笑了声直接推开了她,像是有什么病菌似的。
  “十三,你送他回去。”
  凌霄被他弄得差点儿没站稳,这会儿烦躁便又跟着冒了出来,手指用了点儿劲儿领带便被松开大半,这才终于觉得能透气儿了。
  邯台的夜晚是极漂亮的,特别是七阙附近,处处皆是纸醉金迷的奢华与绚烂,金缕外衣下,掺杂着令人作呕的腐败。那些白日里形形色色衣冠楚楚的人们,在这样夜的掩饰下,各尽百态。
  这也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在这个圈子里,你可以洁身自好也可以故作清高,但你不能把厌恶全部表现在脸上,只要规则还不是你定的。
  凌霄钻进车子里,段七等她坐好才开了车,慢慢离喧嚣渐远,天也纯粹的黑了许多。
  凌霄闭眼刚想躺一会儿,只听哧啦一声,车子忽然停了下来,凌霄猛地一震,差点儿就向前扑去,睡意全无。
  前面已是传来哐哐的声音,夜色把声响放大了好几倍。
  “怎么了?”
  “前面出了点儿事,小姐我们要不要管?”
  凌霄从后面倾过身子,终于看清了不远处的状况。
  几个混混正一人拿了几块儿砖在砸前面的车子,一边骂骂咧咧,尤其在车门上多照顾了几下子,虽看不清车里的状况,但估计里面该是有人,见他们的车开了过来,几人稍稍顿了一下便不再理他们,又继续砸车。“能看清是谁吗?”
  段七摇了摇头,“太黑了。”
  哐啷一声巨响,车前的整块玻璃瞬间阵亡。
  里面果然是有两个人,车窗一坏砸车的混混全部围了上去,揪住里面的人便开始往外拖,灯光一闪,凌霄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
  “草”这下子便是连凌霄都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赶紧的,把他弄过来”想也不想就推门下了车,段七怕她出事,忙先行一步跑了过去。
  “都他/妈给我住手”虽心里不大情愿,但人还是得救,段七二话不说一拳便撂在了一个混混脸上,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一瞬间,凌霄后面那辆车上的保镖全部涌了出来。
  “我们跟他有点儿过节,各位要过就赶紧过去,否则……”领头的一见这阵仗刀子咔得就弹了出来,剩下的几个也跟着有了同样子动作。
  凌霄头皮发麻,“有话好说,他怎么得罪诸位了总得有解决的法子,这人是我朋友,总没有说丢下他不管的道理,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谁知那领头的一见她出来却立马不吭声了,忙收回了刀子,还不忘狠狠敲了下那已被拽出车窗外的半个身子,语气也跟着变了,“不不不,也不过一点儿小误会,既然这样那就算了……走”
  说完竟是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像是碰到了瘟疫似的。
  段七他们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竟是扭头齐刷刷转向凌霄,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看什么……”凌霄摸摸鼻子讪讪笑了两声,挺胸抬头,“这就叫霸王之气。”
  【晚上十一点多还有一更……求票~】
  正文 vip卷 236
  这会儿车里的人总算被捞了出来,定睛看去才发现竟不止一人。在前面被混混拽出半个身子的是许志临,因着车窗破碎玻璃的关系,这会儿胳膊上全是血淋淋的印子,除了面色稍显苍白,其他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大碍。
  而后面开了车门下来的却是个从未见过的女孩子,说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儿惨白惨白的,显然是被吓傻了,半长的头发披着,嘴唇薄而通透,看打扮更像是个未涉世事的大学生,可能是因为惊吓,此时身上的衣服极其凌乱,像是被揉了多少遍似的。
  许志临这会儿才看清救了自己的凌霄,一张脸顿时变得惨白。
  轻轻扫了两人几眼,凌霄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不过微微笑笑,脚上一动不动,看上去并不想搭话。
  “凌霄……”
  “叔叔,”凌霄指了指他散开了几个扣子的衬衣上的斑驳血迹,语气微凉,“你还是去趟医院吧,别再有碎玻璃渣子,上点药别感染了。”
  许志临被她这话赌的胸口一滞,手忙脚乱地脸上跟着扯出几分慌乱来,“凌霄我……”
  “车不能开了吗?要不我让段七送送你。”
  “凌霄——”许志临皱着眉面色如纸,嘴里却也只剩了这两个字,竟是一个字也解释不出了,只是尴尬异常地站在那里,喉头涌动,却始终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凌霄叹了口气看了眼他的车子,又看了看自己的,思量着如何能坐的开,直到段七伏在她耳边轻轻提醒了一句这才反应过来,“那就帮他叫辆吧。”
  段七得了令立马回身转上大路,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便跟了过来,凌霄径自走回自己的车门前,揉着太阳岤又看了眼许志临,“叔叔,你们先凑活着打车回去吧,车子明儿找人来拖走好了,要不然也不安全……”说着便上了车,竟是不再去看许志临一眼。
  待到凌霄车子走净,许志临才像是被重新装入灵魂,咬着牙一拳头便砸向了自己的车窗,半寸的玻璃碴生生划过他的拳头,顿时又是鲜血淋漓。
  边上的女孩儿吓得不由叫出了声,暗黑的夜里昏黄的灯光,她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嵌在苍白的脸上,若是有人路过,说不定都能吓人一大跳。许志临闻声扫了她一眼,这才记得自己身边竟还有人,便又想到了凌霄方才看向自己那般了然里夹着嘲讽的目光,心里的酸水满的都要於出来。
  当下回身进了车里把外套拿了出来,皮夹子看也没看直接甩给了她,也不管那出租车还停在边上看热闹,大步迈开很快便踉跄着消失在巷子深处。
  凌霄这边心里也是堵得慌,晚上见识了那帮子二世祖的奢侈与糜烂,按说不管什么样的举动自己也该见怪不怪了,却不想好死不活的撞见了许志临这一茬子,虽然心知他既已爬上了这个位置暗地里定是有不少这样投怀送抱的,可知道归知道,见到却又是另一番滋味儿,心里说不失望那定是假的。
  晚上依旧蜷在床上辗转着睡不着觉,彬彬早就撅着屁股睡得口水直流,也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凌霄坐在床边把被子给他盖好,一点点儿看着小孩儿细弱的眉骨,想着自己刚刚到的那会儿他还不到三岁,那么点儿个小人刚及自己大腿,乖巧的让人心疼,可是一眨眼之间便已经上了小学,也怪不得人们都说弹指一挥间。
  慢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时间在皮肤上一刀刀划过,摩擦的热度仿佛能把整个人灼毁,可是挺过去了回头想想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咬咬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慢慢垂下头去亲了亲小孩儿的鼻尖,这会儿心里实打实全是满足。
  舵主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动静儿,打着响鼻儿动了动身子,凌霄转过头去看它,发现已经在睡梦中,不由笑笑,视线便落到凌空床头的整面大墙上。
  依旧是那般恍若隔世的清冷眉眼,目光疏离冷淡,浊世独立的清贵公子一般。嘴边总是挂着不变的笑,对谁也是不愠不火一个腔调,也只有在家里的时候才能露出除此以外的表情,又怎能不让人沉沦?
  全家除了凌空这屋便再没有段兴言一张海报或者照片,小孩儿喜欢便直接放大拿了用玻璃封了嵌进墙壁,那么大,都能占了半面墙去,那时候她记得自己还跟他开玩笑,说挂到这儿正好能辟邪。
  霎时间心里满是顿顿的痛,却不想,竟会是这般思念。
  脑子里也跟着清醒了许多,凌霄又看了眼那墙上的男人,转身出屋,继续拿了法语书以便让自己忙碌一些,也只有充实了,才不会去一遍遍想他。
  最后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连一个梦都没有,凌霄晕晕沉沉的被闹钟闹醒,这才发现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只得打着哈欠去洗澡做饭,七点的时候把凌空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平日里早出晚归小孩儿将近一个星期都没见过她的影儿,睁开眼看到凌霄竟还觉得不真实,又赶忙揉了两下子,顿时惊呼出声,“哥哥”
  清清脆脆,跟小丫头片子似的。
  还不等凌霄说话猛地便钻出被子抱住了她,小孩儿埋在她怀里直撒娇,“哥哥哥哥……”
  “行了多大了,快起来穿衣服,一会儿我送你上学去,不是说要带你去游乐场么,我今天正好有空,放了学我去接你。”说着轻轻拍了下他的小屁屁,眼中含笑。
  凌空听了这话高兴地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
  四十五的时候便领着他下了楼,段九的车子在离校门两百多米的小巷子里停下,小孩儿拉着凌霄整个早上都是蹦着走路的,一边走一边把自己学校指给凌霄看,“哥哥你看,那个是操场,还有那个是美术教室,昨天还上美术课了,那个是音乐教师,老师弹得琴可好听了……”
  “凌——空——”小孩儿糯糯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凌空一张小脸顿时僵了两分,装作没听见一般继续拉着凌霄往前走。
  “是不是同学?”凌霄回头望了望,一个梳了俩羊角辫儿的小丫头正往这边跑,小脸儿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凌空只得扭过头的背对着凌霄,刚才还可爱兮兮的一张脸此时已经冷得能滴水成冰一般,眉头紧锁着像个小大人似的,若是凌霄见了定会讶异自家小不点儿是什么时候学成了这样一幅表情。
  “姐姐好……”小丫头极富脸色,一见到凌霄忙淑女般站稳,喘过几口气这才规规矩矩跟凌霄打了声招呼。
  凌空撇撇嘴,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有点儿像是在威胁。
  小丫头狠狠一眼瞪过去,透着一股子得意洋洋,就差没摇头晃脑的翩跹起舞。
  凌霄把这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一时间倒是觉得极有趣,也半弯下身子去看那女孩儿,“你好啊,你是彬彬的同学?”
  “彬彬?”小丫头眨了眨眼顿时笑了起来,恰好能看见缺了颗小牙,“是啊我们是同桌,我叫林果,姐姐可以叫我果果……”
  凌空一张脸瞬间拉得老长,抓着凌霄的手不由又用了两分力,像是宣布所有权一般看着那小孩儿,“这是我哥哥”
  “什么啊,姐姐我跟你说,昨天下午……”
  “林果”凌空皱着眉寒声威胁,语气里极为不快。
  “昨天怎么了?”凌霄似笑非笑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凌小空,你昨天又惹事了?”
  “没有。”小孩儿抬起头后脸上的寒气顿时烟消云散,在凌霄眼皮子底下继续办乖,“没什么事……”说完瞟了一眼林果,小丫头扬着头眼角斜斜挑了他一下,凌空压下胸腔的气轻轻点了点头。
  小丫头立马换了态度,“没事姐姐,就是昨天凌空偷懒没有做、值、日……是吧凌空?”
  俩孩子的互动凌霄看在眼里,见既然这样也不好再问下去,当下点了点头,“那让他今天补上。”
  凌空顿时松了口大气。
  “那姐姐,我们进去了。姐姐再见”林果当下里拉了凌空的手就往校门里跑,后者这回倒是没多大反对意见,却也不过回了好几次头,直到再也看不见凌霄了这才停下步子,一把甩开了林果的手,再也不动一步。
  “喂”林果跺了跺脚狠狠瞪他,“我刚才帮了你诶”
  凌空依旧不抬眼看她,一边伸手从兜里掏了个手绢出来,把林果刚才手拉着自己的地方拿帕子一点儿点儿擦干净,神情极为冷漠,动作确实不合年龄的优雅,仿佛刚才那个在凌霄面前装巧卖乖的根本就不是他。
  林果被他这动作气得半死,当下狠狠推了他一把,掉头就走,“我这就跟你姐姐说去,老师让你请家长”
  “你去吧,反正她肯定早就走了。”凌空的小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语气里听不出到底是失落多一些还是嘲讽更占上风。
  “反正她每天都很忙。”
  【不好意思发晚了……推荐好有新书:书名:魔宠复制专家一句话简介:巨龙?点点摸着肚子啃着果子,这个可以有】
  正文 237求票
  237
  凌空确实没猜错,两人一消失在自己视线里,凌霄便迅速转身离开。苍穹出事那会儿她跟辅导员请了一周的假,后来随着余波未平又往后推迟了几天,算起来自己已是将近两周未曾去过学校,前天导员便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了一次,若是再不去,想必跟各科点名的老师也不好交代了。
  车子一路从凌空小学开到棠大附近,找了个人不多的地方停下,好在大学生起的都比较晚,除了早上第一节有课和晨读的,基本上碰不到多少人。
  有人认出了她,除了偶尔几个笑得颇不自然地打了声招呼,剩下的竟是装做根本就没看见一般,但却等她路过之后灼灼盯着凌霄的背影,各有其态。凌霄自是知道那日的报道几乎已是传遍了整个省,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一个企业是如此处理民工的跳楼案件,更何况这间国际知名企业的CEO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女孩子。于是上至经济社会学家,心理学家教育学家,下到各家餐桌上的家庭主妇,这件事这个人几乎是被翻来覆去说烂了,估计现在自己走在大街上都能让人给认出来。
  那天以后便是连媒体也发来了不少节目或者采访要请,凌霄一一拒绝了,再加上她身边总是有一圈保镖跟着,倒没让他们逮到什么,却苦了她周围的人。这一阵子连带着四中的校长、棠大校长甚至原来钢玉的校长甚至她所有的老师同学,都被记者给采访了个遍,凌霄的祖宗八辈儿几乎都被挖了出来。原本整日朝夕相处的同学忽然间便成了传奇一般的存在,自己平日里看的电子书玩的游戏网上买的东西甚至都和她有关系,这样的认知,几乎让棠大的每一个学生的反应都慢了半拍。
  前几日还都在一边看着她被甩的热闹,当天下午就被人漂亮的反击,何其荒谬?
  走得远了怕人家不高兴,近了又怕其他人说闲话,也怪不得会有这样的反应。
  而这一反应在凌霄同院的同学之间更加明显。
  今儿早上是国际商务,算是大课,一个大阶梯教室一百多口子人将近半个院都修了这节课。
  老师还没过来,教室里嘈嘈杂杂的到处飘着一股子包子味儿,却不想凌霄刚一进来,方才还乱的跟菜市场似的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然后像是能传染似的,声音一波*小下去,直到最后全然没了一点儿动静,上百双眼睛齐刷刷盯着凌霄,军训都没见有这么整齐过。
  凌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里面的人亦是一动不动看着自己,时间诡异的凝固着,大眼瞪小眼,跟几辈子没见过似的。也不知过了多久,谁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笑声迅速蔓延下去,觉得有趣的没趣的竟是在一时间全部大笑起来,如此,也终于缓解了一时的尴尬。
  凌霄弯着眼睛,不管大家是真情或者假意,几日以来的沉重却终于稍稍舒缓下来。
  于是趁着这空当瞄到了自己寝室的孩子所在的地方,正好还有几个空座,林小晴见她望过来亦是稍稍举了举手,凌霄极为镇定的走了过去,一路上却还是能感觉到大家的灼灼视线。
  凌霄坐下,四周的说话声再次慢慢响了起来,只是自己四周的同学却仍是能感觉到他们稍稍的不自在,特别是离自己最近的这两排,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沉默。
  “不认识我了?”在商场上她看什么人说什么话,可是凌霄其实并不是很擅长和同学的日常交际,见气氛这样也不知该怎么去调剂,想了会儿才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寝室的三个女生其实一直在暗暗打量着她,见她这么问出来也知道是自己做的太不自然,林小晴挠头笑笑,“就是觉得挺不适应……”
  “是啊,凌霄,你真是苍穹的、董事长?”刘雅也凑过头来,问出了大家一直想问的问题。
  凌霄眨眨眼,没一点儿矫情,“是。”
  几人听她说了反倒一时间不知该再问些什么好,而这个时候,伴着上课的音乐,国际商务的老师总算来了。
  “来来,上节课到哪个组了?”一边说着把自己的书放到了讲台上,顺手开了电脑,自己在第一排的侧面找了个座位坐下,抬头看向后面。
  有两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拿着U盘上去,见老师在自己本子上点了点,忙把组别告诉他,“第七组。”
  “今天学生讲课?”凌霄偏了偏头问林小晴。
  “分组演讲呢,把国内的品牌介绍到国外,你跟我们是一组,咱们讲的是东风汽车,这节课应该轮不到。”
  凌霄点点头表示明白,大学课堂上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分组演示,学生每组课下就一个课题做了PPT,然后课上找代表上去讲解,下面现场提问解答,一般都会和期末那40的课堂分数挂钩。有时候争论的久了跟堂小辩论赛似的,别看学生的专业知识不怎么多,但问题千奇百怪,有时候也觉得蛮有意思。
  这边走上讲台的两个人已经打开了自己组的课件,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墨便随着幻灯片的放映铺开,“王老吉”三个大字一笔一划地出现,大家了然。
  “亲爱的同学们,大家早上好在我们为大家介绍这个made /in /China 的品牌之前,请在座的所有人跟我一起做一个角色的设定,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在座的每一个人,请把你自己假设为一个foreigner。在这个角色之中,你可以是财大气粗的百万富翁,也可以是天天奔波于市井忙碌的工薪阶层;而你对中国的了解,可以承接于现代的日益腾飞,可以追溯到传统的小桥流水,更可以停留在奥运会上夺冠奏起国歌时的惊鸿一瞥。在这个由你自己缔造的角色之中,不论你把自己假设为哪一种外国人,你们身上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那便是听得懂中文,时时关心自己的健康并且需要喝饮料的,外国人。
  那么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第七组,将会为你介绍一个,融有古今特色的健康、中国品牌——王老吉……”
  一片掌声。
  “好口才。”凌霄暗自叹了一声,注意到讲解的是4班国贸的一个女生,记得该是叫夏言,不由上心。
  这个组讲了将近十几分钟,课件做的极好,又是好口才,两人在讲台上一人中文一人英语,竟是配合的淋漓尽致,下面大多听得津津有味。
  等到讲完,掌声雷动。
  “Very/good”最后还是国际商务的老师把掌声压了下来,“讲的非常棒,英文也很流利,那么接下来十分钟是大家提问题的时间,来,哪组第一个?”
  凌霄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
  “诶,凌霄回来了?”老师看过来也稍稍讶异了一下,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笑得十分开心,连拍了两下手,“正好,让凌董给评评。”
  一句调侃倒是让大家都笑了出来,气氛再次活跃了许多。
  若是平日里这种时候凌霄是不愿出这样的风头的,但是今儿见识了夏言在台上的口才、镇定以及风趣,立马就冒出个想法来,也许现在还未经打磨没那么油滑,但已能从她不经意的表现间看出一二,她有这方面的天分——打发记者的天分。
  而自己身边,却恰好缺一个新闻发言人。
  于是一得了老师的允许,凌霄便站了起来,“你好,我刚才看你讲解的上面说王老吉的配料里有一味中药夏枯草,而我记得曾经看过一个报道说有消费者长期饮用王老吉凉茶后出现了胃溃疡,而国家卫生部也提及此项可能与夏枯草有关。你们组把这个饮料介绍给外国人主打的口号便是‘健康’二字,那么请问,你们在打出这个宣传口号的时候有没有曾注意到这个问题,毕竟这是销往国外,若是以后真的会出现类似状况,又该如何解释?”
  凌霄说话的时候整个教室静的都能听到她的回声,铿锵置地,落音砸坑。不是问企业的发展以及规划,而是类似于发布会上的记者一般揪住某一点漏洞无限放大,一般这样的问题,都是最让人生厌的。
  “夏枯草……”老师点点头笑着打圆场,“看来凌霄平时倒是挺注意新闻的,来,七组有没有人能解答这个问题?”
  底下很静,上面两个讲解的相互看了一眼,各人都在肚子里想着自己的答案。
  然后几乎近二十只手举了起来。
  其实一组也不过七八个人,倒不是大家对这个问题有多大把握,其实主要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5.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