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之我就是豪门〗第20部分

的趋势,凌霄看在眼里,揣摩着潜移默化这个词的作用,早晚她会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大致交代的差不多了凌霄才赶去睡觉,小孩儿早就困了,此时就躺在舵主旁边的小床上,凌霄一开门进来舵主就醒了,猛地支起脑袋,见是凌霄这才又低低叫了声继续去睡。
  凌霄给小家伙盖了盖被子自己进屋,已经快两点,这一阵子学习的时间明显减少,今晚上这事让她意识到卖麻辣烫已经不再可取。爽文即将进入正轨,今年寒假再加上明年非典那几个月,却是宣传和发展的最佳时期,然而一切启动的关键就是自己手头上的资金,没钱一切都是白费,要做就做到最大,如果一直这样半死不活的挂着靠他们几篇小说和每个月一点儿广告费支撑,绝对不是自己的初衷。凌霄在心里又估摸了一遍自己的底线,决定哪怕五十万房子也必须要出手,她不能让大家的努力毁于一旦。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两人是坐了司南珏的车走的,一路上小家伙睡得相当平稳,凌霄脸轻轻贴上他的,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
  上午第三节课开始各科的卷子就已经陆续发了下来,凌霄只扫了一眼就不再去管它,自己的卷子被班里人来回传着看,出一科分数便有人累加了给计算出来,惊煞班上一片。凌霄没太当回事,考成什么样她自己心里是有底的,四张卷子发下来司南珏再也掩饰不住,直接就将这些一把扣回了桌子上。
  “呦,小爵爷你这是怎么了?”程远扬正在对比凌霄的卷子,见他这样随口便开了句玩笑。
  司南珏连理都不带理他,虽然早就知道凌霄的成绩,但四科加起来就要差上将近八十分的距离还是让他心里颇不舒服。并不是多看重成绩,但处处被个女生压制一头的滋味还真是让人觉得蛋疼。
  凌霄耸耸肩不去搭理他,这孩子三天两头的闹次别扭,比大姨妈还准时。这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凌霄掏出来看了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便躲出班里去接电话。
  是个要看房子的,无线信号下的男音有些公式化,说得也够直白,他需要两套连着的房子,价钱不是问题。凌霄跟他约了时间后挂上电话,忽然就有了种被馅饼砸到的感觉,这算是……雪中送炭?
  第二卷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080六十万的交锋
  凌霄中午匆匆赶回家,男人竟然比她到的还早,正站在小区门卫处,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西装妥帖,见凌霄过来很礼貌的跟她笑笑,一边自我介绍,“你好,我姓吴,是来看房子的。”
  凌霄暗暗观察了一下见没什么不妥这才带他上去。来之前就觉得自己运气似乎太好了,刚说要贱卖就有人送钱来,便私下里问了司南珏好几遍,那厮最后被她吵得不耐烦了,一腿搭在桌子上仰头半躺着鼻孔朝天,竟是不再愿意搭理她。
  电梯的数字跳上八楼,凌霄替他把没住人那间的门打开,一边跟他解释,“两间都是一样的,三室一厅,整体130㎡,两间挨着,你可以从中间打通……”
  男人仔仔细细把房间从里到外看了一遍,不带一点儿敷衍,半晌才点点头问她,“剩下的那栋一模一样?”
  “是的,都是一样的格局,只不过因为我楼下装修,在上面住了一个月,所以只比这一间多出几个门来,你若是不喜欢我搬出去之前可以卸掉……”
  男人竖起右掌表示并不在意,“没关系,我在报纸上看你登的是价格面议,不知道这两栋一起是要多少?”
  凌霄微微透出些喜色来,一般人买房子无论多满意也是要左挑挑右捡捡把所有地方都说的一无是处,就是为了最后能压得下价来,这人没有挑房子的毛病便说明他对讨价还价没多大兴趣,若是这样,倒也算爽快。
  “六十万,这是我预想的价格。”凌霄略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冒险报出了这个价,而后便静静站在一边细细观察他的反应。
  这报价确实让男人眉梢一皱,整个人便沉寂下来,像是在细细思考,半天才见他抬起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这一片的市价现在还不到2000每平米,两套算下来也不过50万罢了,我想知道你这六十万是从哪里算来的?”
  凌霄笑笑,一面暗暗惊异于这人的平静。一般人听她报了这价不是转头走人就是嗤笑一声觉得自己在耍他,要不就是闭着眼睛跟她瞎还,哪遇见过这样的。凌霄略微组织了下措词,这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是因为对房地产的信心。”
  “信心……?”
  “是的,也许您会觉得这个词很奇怪,但我依然不得不说,确实是信心,对房地产未来几年不断升值的信心。”
  “我想知道你这‘信心’由来的依据?”男子显然是来了兴趣,一边跟她去看另外一间房子,凌霄请他坐下后泡了两杯茶出来,这才继续跟他周旋。
  “这个我不能告诉您,但是我可以保证,到明年这个时侯,这幢房子的价值绝对不会低于现在我要的价钱,但人民币却不会有太大升值。”房地产上的分析凌霄还无法具体把握,所以不敢跟他夸夸其谈,但这个数字自己确实十分笃定,她这做法确实有些不合理,就像次贷危机前美国的泡沫经济,把虚拟升值算入自己的资本,不可不谓一种极度危险的做法。“不瞒您说,如果不是急着用钱我不会去卖这两栋房子,您如果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订个合同,若是明年这个时候房子炒不到这个价钱,我愿意付双倍再买回来。”
  这话让男人着实惊异起来,想法很荒唐,但说出的话却带了一股子实打实的魄力,你看着她的眼睛就会觉得肯定会这样,没有为什么,就像她早就知道一般。
  数分钟的沉默,男人握紧自己的公文包陷入极度思索中,凌霄站在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心里却带了十二分的不踏实。说不出哪里怪,但就是一种直觉,仿佛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男人终于抬起头看她,一边伸出右手,“那好,房子我买了……但是我希望今天就能办好手续,房款两清税费自付,不知你现在有没有空?”
  凌霄悬着的心垂下大半,又前后细细想了一遍,觉得没什么漏洞,这才伸出手握上他的,协议达成。
  离下午上课还有一个多小时,凌霄看看时间,把手续带好,跟他一同下楼。
  板哥正好买饭回来,在楼下见到她轻轻笑起来,“怎么回来了?”
  “房子刚卖了,”凌霄停下来跟他寒暄,头一歪对他示意那人,“上去以后跟他们说一声,昨天晚上说的现在就开始干,资金马上能到手。”
  板哥弓着他那近1米9的大个子使劲儿拍了凌霄一下子,语气里的兴奋毫无保留的透露出来,“终于到了老这么憋屈着我都快长霉了”
  凌霄笑了下这才离开,姓吴的男人站在车旁边等她,见她过来很绅士的帮她打开后门,凌霄随口说了声谢谢就要钻进车里,右脚刚刚抬进去就顿住停了下来,随即又重新踏回土地,面色凝重。
  “怎么了,忘了带东西?”
  凌霄退出车子抬头看他,眼中挂满戒备,“你替谁办事?”
  男人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让她起了疑,只得装傻,“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你知道我的性别,”凌霄往后站了一步看着他的眼睛,“而一般若是不认识我的人绝对不会知道。”
  男人握住车门的手开始泛白,却不住在回想到底是哪次的称呼泄露了自己。“什么性别?”
  “就是刚才,先生,你的绅士风度露了底儿。”凌霄指指车门,抱臂看他,“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想买我的房子,这是我的权利。”
  男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垮了下来,思考片刻这才跟她说,“请等我一下。”随即坐回车里,径自拨了个电话。
  不到两分钟便见他重新走出来,再一次替她把车门打开,“少爷要跟你谈。”
  “司南珏。”凌霄忽然说出声。男人闻声看了她一眼略带诧异,随后笑了起来,“不要试探我了,你见了自然会知道。”
  凌霄对他戒备未消,站在原地不肯动,“我现在就需要知道他是谁,你可以再打电话问问,要不我不会跟你走。”
  “那你好好考虑,我等你五分钟。”说着便不再管她,像是算准了凌霄最后必定会坐上来一般。凌霄不是不好奇,也深知好奇害死猫的道理,但心里将利弊权衡过后却仍是顺了他自己走了上去。
  暗处的人永远都比明处的危险,她自认为没有什么能让那人看得上眼的东西,想想若是现在拒绝了他自己再转回中介时难保他不会再次干预,与其这样,倒不如现在跟他去见见。
  凌霄坐在车上一边记路,一边把跟自己见过面的所有人细细筛选了一遍,刨去司南珏与林玄辰以后便只可能剩了杨康,但随即排除,只有一面之缘,凌霄想象不出自己到底是哪里招惹了他的注意。
  车子行了很久直到最后在市中心停下,凌霄站在东舟娱乐邯台分公司的大楼下,脸上是掩不去的诧异……想来想去却没猜到会是他。
  顶楼一层都是段兴言的休息室,一般人平时根本无法上来,这对一个还未出道的新人来说确实很奇怪。上一世就有不少他是东舟高层的传闻,只是媒体遮遮掩掩虚虚实实,直到最后他从娱乐圈消失不见也没有定论,而今看来,传言确实是真的。
  凌霄在里面等了几分钟才见他进来,穿得很休闲,头发还有些湿,应该是刚刚训练完洗了澡,整个人站在门口风轻云淡不带一点儿压力,但他站在那里,仿佛本身就能在无形中造就一种不可逾越。凌霄站起来不断告诫自己要镇定,待到整颗心放平这才冲他点头,“您好。”
  段兴言没说什么,径自在她对先坐下,一沓剧本被他随手放到旁边,双目是半阖着的,两人明明只是第二次见面却省了陌生人全部的客套。凌霄跟着坐下来,也不说话,剧本她看得很清楚,是《无间》,凌霄有些懊恼那晚她的多嘴,竟不知不觉让又一个人注意到了自己。
  房间很大,架子上的盆栽葱葱郁郁溢满生命的气息,空气里涤荡的安静让人心慌,凌霄稍稍闭眼不断平和自己呼吸的频率,最后却是终于飙不过他,破了功。
  “先生……”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微笑终于从他淡然无波的嘴角一点点儿渗出来,段兴言抬头,眸中仿佛敛入*光一般柔和静谧。
  “……那我们来交换,你告诉我为什么要买我的房子,而且似乎还不大想让我知道。”凌霄扭头不愿再去看他,谈判一开始自己便已处于劣势。
  段兴言低低笑出声来,二十二岁的年轻嗓音里掺杂了一点儿划痕,有些蛊,“该是没有人告诉过你,永远不要和不可能的人谈条件。”
  “我只知道明面上的交易,你把自己要的条件说清楚,我来考虑,在这里,我们是对等的。”凌霄点点自己的膝盖牙关咬紧,她对他本身就暗含了一丝抵触,人都会本能的去避免未知危险,这人给她的感觉太过遥远,仿佛不论谁对上他都会将自己心底的自卑放到无限大,然后败下阵来。
  十一月的天气有些干燥,窗外是一望无垠的蓝天,脚下踏了喧嚣的闹市,段兴言站在窗口,以天地为背景,茫茫众生仿佛被踩在脚下,横平竖直冷冷林立的办公楼间是隔了两个世界的疏离。这种差距微微刺痛了凌霄的眼,她慢慢转过头,等待他回答。
  “我要你5%的股份。”段兴言冷眼看着她的不知所措与强装镇定,眼角微挑,“司家少爷用十来万买了你20%,我则用这多出来的十万交换你手上另外的5%,当然,又不只是这些。”
  “还有什么?”凌霄几乎是被他带着不由自主的问下去,待回过神来心中顿时心中警铃大作。
  段兴言重新坐下,压迫感骤然消失。
  “我看人的眼光还算准,你不会只局限于这个网站,60万解你眉燃之急,换你以后名下所有的5%。”
  凌霄被他这提议惊呆了,这人胃口大得吓住了她,赤/裸/裸的敲诈,甚至连遮羞布都一把扯掉不屑再去佩戴,凌霄指尖被攥得泛白,骨骼连带肌肉都有些微微收缩的疼痛。
  “你,是在开玩笑……”
  段兴言微微闭目,眼底渗出些失望来,“我以为你能明白……不是商量,我这是在给你指一条路,司家不是你的靠山,林玄辰的身份以后对你来说更是个麻烦,兔亦有三窟,你毫无根基又不想被任何一方吞并,便只能从中寻找一个平衡点,你需要几方从中制衡,而我则需要一条退路,从这一点,我们可以达成共识……”段兴言一个字一个字吐得优雅而缓慢,说完便静静地看着她,依旧是胜券在握的不急不躁,仿佛在等着自己的猎物一步步踏入陷阱。
  “林玄辰……家里是干什么的?”
  “你不知道竟还敢跟他合作?”段兴言挑眉,终于带了些诧异出来。“若是想知道为什么不去问他。”
  “我信他……但是不信你。”凌霄慢慢摇头,此时任何遮遮掩掩在他面前都是白费,自己已经被盯上,以她现在的能力怎样挣扎都是徒劳,不甘心,罢了……“我有些不明白,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而以,为什么你会选上我?”
  “思维,”段兴言想都没想就给她指了出来,“我看过你的企划,这不是个刚过十六岁的孩子就能想得出来的,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很小根本没什么特色,但是连在一起,只要是用些心都会产生兴趣,我点到这里,你再仔细想想我的话,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面上还是我买了你的房子,六十万交换5%,不不签任何文件,算作你我之间的君子协定……你的心性不错,但是刚极易折,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段兴言慢慢笑起来,苍白的房间一下子便带上春日里昂扬的暖意,几乎是这一瞬,凌霄终于明白,这人为什么会在演艺圈迅速崛起并且常青不败四千求粉红~~~
  第二卷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083大学生兼职总动员083大学生兼职总动员
  “小左,走了,看什么呢?”江北大学东一食堂门前,一个拿了饭盒的男生正走着却见同伴忽然停下来去看食堂门口的招贴板上的一则广告,不由有些好奇,伸手便去拉他,“这是什么?”
  “兼职。”看广告的小个子男生说着边用手在把广告下的电话撕了一条下来,放到了自己裤兜里。一起的男生好奇的凑过来看了一下子,“嗨,一看就是骗人的,都是中介,大一过来的时候多少人上当了,你现在还信这个”
  “没事,我就看看,反正这一阵子家教的那个孩子上晚自习了,正闲着,大不了他让我交押金我就走。”这人说完又瞄了一眼那广告,这才面无表情的跟他进去打饭。
  大学里类似的兼职广告很多,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要求有些特殊:口才好,有组织才能,独立性强,并且十月二十九至十一月五号期间可以全天空出来,但是工资不低。公司是从来都没听过的,邯台飞鱼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却没有写到底具体要干些什么。
  邱佐却一直惦记着这事,大三了,这时候学校管得正松,期末考试也要等到一月份,手上的钱已经快不够用,正想着要不要再加上一份工,就看到了这个,他算算时间觉得可以错开,这才寻了个借口出了宿舍,直奔到IC电话停便照着上面的号拨了个电话出去。
  接电话的是个男子,听声音仿佛很年轻,邱佐再三从他口中确定了他们不是中介以后这才记下了他们的地址,今天下午两点半过去面试,时间确实很赶。
  邱佐挂上电话细细想了会儿,觉得没什么破绽这才回宿舍换衣服,准备一会儿过去。
  第一批的时间已经约好,林玄辰一行也都换上了稍稍正式些的衣服,安排得差不多了这才各回各位去装事。凌霄和司南珏直接躲在隔间负责接电话并没有出来露面,毕竟他们俩的年龄在那儿摆着,一看就还是中学生,会让人觉得太过胡闹。
  电话接二连三的响起来,一上午的张贴终于有了成效,凌霄一批批跟人约着时间,最晚的排到明天下午,二十八号这些人就得出发,没那么多时间磨蹭。
  邱佐跟了两个南大的找进来的时候着实被这办公室里的面孔惊了一下,一水的男性,几乎全是和自己差不多大,负责接待的一人给了张表格让他们先填好,主要是学校、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而后这才一个个叫进去面试。
  老根是这次的负责人,他和大饼两人坐里面,愈发觉得很是新奇刺激。首先进来的是个面色苍白的小个子男生,长得清清秀秀,但却很瘦,大饼碰碰他胳膊小声问,“哎,你说,这人像不像咱零头儿?”
  老根仔细看了看轻咳一声,“严肃点咱面试呢,不过说实在的,零头儿更帅。”
  “那叫有范儿……”大饼一边说着一边去看身后,凌霄接电话安排时间的声音不断传过来,两人对视了眼咧嘴一笑,终于转回正型。
  “邱佐是吧,”大饼看了眼他填的单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立马便稳重了许多,“首先跟你申明一下,我们不是中介公司,这次兼职招聘确实是公司内部为了宣传而发起的,我们信息上说的时间你能够保证吗?”
  邱佐听他这话点点头,心里也没有放松下来半点儿。这年头中介太多,每个这样的都说自己不是中介,可是每次面试到最后都会以培训费服装费等等各种借口来收取一定的费用,然后便放任不管,他们在这上面吃的亏太多,不得不防。
  “那好,我们的要求你也看了,首先是必须能说会想,我也不用你自我介绍,这是道题,你看看,就当我们俩是上面这个公司的人,五分钟后开始把你的思路说出来。”说着从一沓子纸里随手抽出了一张递给他,邱佐拿到题略微有些好奇的扫了一眼,说是某公司要在大学校园里进行宣传,他是校区代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帮忙的人,身上也没有任何资源材料,问怎样能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预算范围内把兼职的学生组织起来。
  邱佐坐回他们对面的实木沙发上,细细把题看了一遍,慢慢联系上自己在学校卖电话卡时的情形,慢慢也就有了思路。
  “OK时间到了,想好了吗?”大饼把纸要回来又重新放回桌子上,邱佐淡淡扫了一眼没有说话,点点头表示可以了。“那好,先说需要的时间,然后是预算,最后说方法。”
  “时间会在两天以内组织好……至于预算,若不算上学生的工资和我要花的话费的话,会在五十以内。方法是这样的,过去以后先找学生要张他们学校的平面图,这个每个大一新生开学的时候手上都会有两三张,然后找他们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勤工俭学部,把兼职消息放给他们由他们来安排,另外请他们在校园的BBS上发一篇这样的帖子,最后我自己去宿管那儿借一张桌子在主干道上设立一个点儿,把去之前做好的大幅广告布挂上,等着人来应聘兼职。这五十块钱是晚上住宿和两天的饭费再加上印材料表格的费用。”邱佐的声音不大,听起来也是冷冷清清的,眼镜下的目光并不锐利但却透出了股子沉静,他慢慢说着,吐字极为清晰平缓,大饼和老根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喜。
  “好,还有一个问题,你自己能一个人跑到千里以外的城市吗?人生地不熟的去做你刚才说的这些。”
  邱佐听他这么说略带诧异,便忽然有些明白了他们要求的那几天可以全天空出来是什么意思。
  “应该是可以的,我不反对‘出差’。”
  这样大饼的下一个问题直接就省了,至于愿不愿意的问题他已经提早做出了回答。老根看看身后,这才转过来,“我想你也大概明白了我们公司需要兼职的内容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干吗?”
  “我想问一下,按照刚才的题目应该是派我去别的省市的大学组织当地学生兼职,那么他们兼职的内容会是什么?”
  “为一项比赛做宣传,我们公司旗下新创的一项是做的站,接下来的几个月将会在全国范围举办一场原创文学大赛,你们的职责就是去全国范围内某一个城市的所有大学里组织他们的学生,为我们来给他们自己的校友做宣传。”
  邱佐稍稍想了一下,脸上的震惊一点儿点儿渗了出来……没有一个员工,完全是一环套了一环的大学生兼职,大胆,冒险,而且很疯狂。
  这主意让他打心眼里折服。
  “我做,但是……不用交押金吧……”
  老根笑笑,“早跟你说了不是中介,去之前公司会给你们每人一部分周转资金,到时候会有负责人来回转着,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联系他们,最后做得好的还会有多余的奖金。”
  邱佐终于放下心来,又细心想了一遍,这才点头,“那我做。”
  “好,既然这样,这是一份合同,你自己先坐那边看看,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小胖,下一个……”
  凌霄从隔间后面探出头来,邱佐就安安静静逐字读着那份合同,很稳重的一个人,司南珏拍拍她的肩,“这人怎么样?”
  “如果大学生都是这样的,我们也不用干了……这人要留下来,我对他印象挺好。”
  司南珏学着她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这才第一个,一会儿你就知道自己不行了……”
  “不行也比你好,小爵爷~”凌霄这声爵爷叫的欠揍而委婉,司南珏现在最烦的就是这个类似于二世祖的绰号,但对这凌霄有跟她着实发不上什么脾气,只得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理她。
  一下午下来直到四中张贴传单的学生们全部回来他们也只招了七个人,战果惨淡,倒不是来应聘的人少,而是有些看上他们的老根看不上,老根看上的又不愿意自己受罪往外跑,大饼一下午都在重复同样的话已是烦的看什么都不顺眼了,凌霄一边笑着给他们买饭一边安慰打气,“没事,明天换换,老跟你和大饼先歇歇,小胖和三石上,还有明天一天,放心,人绝对不会少,要是最后实在不够,我们再把工资提一些……”
  “那要是还招不够怎么办?我就说大学生是个屁,你还不信,一个两个的哪有这样的魄力?”
  “别妄自菲薄,你不也是大学生。”凌霄把盒饭递给大饼,及时堵住了他嘴里的抱怨,“船到桥头自然直,今天有些人回去肯定会跟认识的人说这事,将当是我们又多了一条宣传的路子,你也不想想,今儿一下午就7个,明天还有一天,这种东西都是厚积而薄发,越到后面人越多,大不了就按今天的来算,到最后21个人,我们砍去一些城市,也不算是白干了……得,我不跟你们说了,今儿我们学校的还得去请他们一顿,要不是还都没成年我倒宁可用他们……”
  林玄辰听这话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小孩儿你也不放过,果然是钱串子。”
  凌霄大囧,狠狠白了司南珏一眼,“我这不响应党的号召,一切从娃娃抓起吗……”
  【弱弱的问一句,后边这块金手指开大了吗……?可是,俺这题目本来就是要成为豪门啊,是个要延伸大发展的文,不是一般的家长里短种田啊……泪奔。】
  第二卷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084御人
  084御人【粉红20加更】
  第二天周一要上课,凌霄无法再跟着盯着,运动会没几天便要开始,也算是四中的一件大事,每年这个时候。学生会都是最忙的,午休的时候肖钟梁直接召集了各部部长和副部开会,凌霄便跟了他在副手坐着把工作分配下去。
  “学姐你们开幕式准备的怎么样了?”
  “应该是差不多了,你们军训一回来我们就联系上各班文体委员招募了齐操队,昨天趁着放假正好彩排了几遍,应该是不成问题了,”张璐莹放下手里记录用的笔,一边跟她汇报,“然后就剩了其他零零散散的,教师组的开场是王老师在负责,然后是各班方队,这是体育部的事了……”
  凌霄点头,一边把本子上的记录画了个箭头直指过去,一面去看李木生,笔尾不断敲打在纸面上,声音尤为清晰,“那学长,这一阵子你们学习部和怡轩学姐你们的宣传部先并入体育部,都由范学长你来安排,体育部要是人手还不够立马来找我。下午课间召集各班体委就入场式的方阵开会,抓紧腾出时间排练,另外各班运动会项目在后天之前必须统计完毕,主席团负责安排和出报,稿子移交广播台跟他们配合……”
  今儿这会开下来又是一大中午,凌霄等人走得差不多了这才闭眼仰头靠在椅子上,一场会议安排下来别看她接下来这几天好像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动动嘴皮子,但实际上却是最累的一个,部门之间的调控永远都比自己内部按部就班来得要费心。
  “还能盯得下来吗?”肖钟梁拿纸杯从饮水机接了杯温水递给她,便坐在她对面。凌霄知道,接下来又该是他例行的对自己规划安排的评价。
  “算是有些进步,至少在大局的把握上更系统了一些,但是有一点凌霄你必须去改。”
  凌霄抬眼稍稍坐正,挑眉询问。
  “语气。”肖钟梁毫无顾忌的给她迅速指出,“从开学到现在,我不否认你安排工作时对每一个人姿态放得都不算高,也比较注重在人际这方面的为人处世,但也许是你本身的关系,改天自己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眼睛,自己对自己演讲,你估计就能发现,只要是你讲话或者在分配任务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带上一种已经超越了自信的傲,当然不是颐指气使。你虽然嘴上还是一口一个学姐学长的叫着,但日积月累下来,这些资历老的总会有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大家都是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虽然你情况特殊,别人也是默认了的,但是不服气是肯定会有。等我到了高三没人替你压着了,与其那时候你再费力去消除他们这些不满,倒不如从现在一点点儿潜移默化。”
  “那,我该……怎么做?”凌霄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手中的笔杆子,直直盯着肖钟梁,当局者迷,她知道肖钟梁这么跟她说绝不是挑刺,里面更多的是对他自己接替人的提点。
  “很简单,姿态要放得更低,”肖钟梁指尖当当的戳了下桌面,示意她注意,“作为一个领导者,有时候不仅要低调做人,做事其实更要低调,你要让下面的人感觉不出脱力,而在你上面的人又感受不到威胁,十分功劳,六分给你的领导,三分均给你的下属,只有一分才是你能留下的,并且还不能明目张胆。别人拿了你的好处又没有被你抢走功劳便自然不会去打你的主意……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点儿心得,你可以想想,然后去其糟粕。这都是以后要注意的,但时下你要改正的一点就是语速。你年纪太小,若果是对着比你资历浅的,可以直接按照现在的来,但若是对上别人,语调就要缓下来,语速放慢,不能给人一种不够沉稳的焦躁感。”
  凌霄一边记着他这话一边去回想自己这一阵子所有处事,是有些浮躁了。便是慢慢点头,表示牢记,又见他嘱咐的差不多了这才开口笑道,“其实学长,我觉得你更适合做一个政客。”
  肖钟梁也跟着她笑起来,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那运动会期间还是由你盯着,可以吗?”
  凌霄的为难便一点儿点儿渗出来,“学长,我请个假行吗?连带着我们班体委……这几天放假我要出去一趟,运动会实在是分/身乏术……”
  “非去不可?”肖钟梁略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也不问是什么事,这反倒是凌霄最欣赏他的一点。
  “是,非去不可。”
  肖钟梁慢慢站起来双手揣兜,看向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室内一时很安静。饮水机的黄点又变回红色停止了加热,隐隐能听见窗外秋风拂扫树叶的声音,凌霄不由得去看他,侧着脸,眉眼口鼻间也确实透出了几分为难。
  “学长我……”
  “算了,你去吧,我下午去找李铎跟他安排让他顶你一下,你写张假条给我,回来以后该怎么做你自己知道吗?”
  凌霄连忙点头,对他是打心眼里的感谢,“学长,谢谢你,下不为例。”
  肖钟梁忽然慢慢笑起来,逆光看去,自带出一种清淡的好看。“看到了,这也是一种御下的手段。”
  凌霄一惊,随即也跟着笑起来。
  “走吧……”肖钟梁拿了外套跟她出门,“你再给个准信给我,元旦这两天不会又请假吧?”
  “元旦还有事?怎么放两天?”凌霄对学校里层出不断的琐碎实在是有些无奈,“不是应该各班过各的联欢然后放一天假吗?”
  “忙活傻了吧,早就跟你说了这天是校庆,今年正赶上六十周年,那天估计学校会请不少人来,电视台也得有人过来,而晚上必须有台校级的晚会,这又是咱学生会里的工作……”
  凌霄哀嚎出声,“我怎么老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连轴转……真怀念军训,那时候多轻松啊……”
  肖钟梁笑意加深,一边帮她把团委的门锁上,“那就赶紧快混上高二,然后去奴役你的下一届,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新人,就是用来使唤的……这里面的门道你慢慢就能摸透了……”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凌霄比划着对他竖了个指头快速跑开,心情便也跟着好了不少。
  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小胖打电话过来,已经招了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5.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